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远去的足迹

 
 
 

日志

 
 

采蒲台的苇  

2009-03-31 23:38:13|  分类: 60篇应读的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采蒲合的苇 - 山中虎 -  朝花夕拾心有意 春去秋来无意间

                                                                                                                   文/ 孙犁

      我到了白洋淀,第一个印象,是水养活了苇草,人们依靠苇生活。这里到处是苇,人和苇结合的是那么紧。人好像寄生在苇里的鸟儿,整天不停地在苇里穿来穿去。
      我渐渐知道,苇也因为性质的软硬、坚固和脆弱,各有各的用途。其中,大白皮和大头栽因为色白、高大,多用来织小花边的炕席;正草因为有骨性,则多用来铺房、填房碱;白毛子只有漂亮的外形,却只能当柴烧;假皮织篮捉鱼用。
      我来的早,淀里的凌还没有完全融化。苇子的根还埋在冰冷的泥里,看不见大苇形成的海。我走在淀边上,想像假如是五月,那会是苇的世界。
      在村里是一垛垛打下来的苇,它们柔顺地在妇女们的手里翻动,远处的炮声还不断传来,人民的创伤并没有完全平复。关于苇塘,就不只是一种风景,它充满火药的气息,和无数英雄的血液的记忆。如果单纯是苇,如果单纯是好看,那就不成为冀中的名胜。
      这里的英雄事迹很多,不能一一记述。每一片苇塘,都有英雄的传说。敌人的炮火,曾经摧残它们,它们无数次被火烧光,人民的血液保持了它们的清白。
      最好的苇出在采蒲台。一次,在采蒲台,十几个干部和全村男女被敌人包围。那是冬天,人们被围在冰上,面对着等待收割的大苇塘。
      敌人要搜。干部们有的带着枪,认为是最后战斗流血的时候到来了。妇女们却偷偷地把怀里的孩子递过去,告诉他们把枪支插在孩子的裤裆里。搜查的时候,干部又顺手把孩子递给女人……十二个女人不约而同地这样做了。仇恨是一个,爱是一个,智慧是一个。
      枪掩护过去了,闯过了一关。这时,一个四十多岁的人,从苇塘打苇回来,被敌人捉住。敌人问他:“你是八路?”“不是!”“你村里有干部?”“没有!”敌人砍断他半边脖子,又问:“你的八路?”他歪着头,血流在胸膛上,说:“不是!”“你村的八路大大的!”“没有!”
      妇女们忍不住,她们一齐沙着嗓子喊:“没有!没有!”
      敌人杀死他,他倒在冰上。血冻结了,血是坚定的,死是刚强!
     “没有!没有!”
      这声音将永远响在苇塘附近,永远响在白洋淀人民的耳朵旁边,甚至应该一代代传给我们的子孙。永远记住这两名简短有力的话吧!

 

采蒲合的苇 - 山中虎 -  朝花夕拾心有意 春去秋来无意间 作者简介
       孙犁(1913.4.6-2002.7.11)
  原名孙树勋,曾用笔名芸夫,河北安平人。现、当代小说家、散文家,被誉为“荷花淀派”的创始人。1927年开始文学创作。1933年毕业于保定育德中学,研究生。1937年参加工作,任安新县同口镇小学教师,1939年后参加抗日工作,曾任河北抗战学院教官,晋察通讯社、晋察冀边区文联、晋察冀日报社及华北联合大学编辑、教师,延安鲁迅艺术文学院教师,《平原杂志》编辑。194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4年在延安发表《荷花淀》《芦花荡》等短篇小说,以其清新的艺术风格引起了文艺界的注意。此外,还有长篇小说《风云初记》(三集),中篇小说《铁木前传》,文学评论集《文学短评》。《白洋淀纪事》是作者最负盛名的一部小说和散文合集,其中的《荷花淀》《芦花荡》等作品,成为“荷花淀派”的主要代表作品。1949年后历任天津日报社副刊科副科长、报社编委,中国作家协会天津分会主席,天津市文联名誉主席,中国作协第一至三届理事、作协顾问,中国作家协会第四届顾问、第五届名誉副主席,中国文联荣誉委员。孙犁、赵树理、周立波和柳青四位作家,被誉为描写农村生活的“四大名旦”和“四杆铁笔”。他的小说被称为“诗体小说”。
    孙犁12岁在安国县城上小学时,开始接触五四新文学。鲁迅和文学研究会对他有很大影响。他一直相信艺术为人生的主张。孙犁14岁考入保定育德中学。学习期间,开始阅读社会科学、文艺理论著作和一些苏联文学作品,扩大了他的视野,并为后来的创作和评论奠定了很好的基础。高中毕业后无力升学,流浪北平,在图书馆读书或在大学旁听,曾用“芸夫”的笔名在《大公报》上发表文章。还先后在市政机关和小学当过职员。
  1936年暑假后,孙犁到河北安新县的小学教书,在这里他对白洋淀一带人民群众的生活有了初步了解。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他主要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冀中区从事革命文化工作,曾编印出版革命诗抄《海燕之歌》,在《红星》杂志和《冀中导报》副刊上发表过《现实主义文学论》《鲁迅论》等论文。
  1938年秋,在冀中区办的抗战学院任教,1939年春调阜平,在晋察冀通讯社工作。此后,在晋察冀文联、《晋察冀日报》、华北联大做过编辑和教员,同时进行文学创作。
  1941年回冀中区参加编辑群众性的大型报告文学集《冀中一日》,并写成《区村和连队的文学写作课本》(后改名《写作入门》《文艺学习》,多次重印)。
  1944年去延安,在鲁迅艺术文学院工作和学习。在延安,他发表了《荷花淀》《芦花荡》等作品,以其清新的艺术风格引起了文艺界的注意。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回冀中农村从事写作,直至解放。这一时期,他参加了土地改革工作,写有《钟》《碑》《嘱咐》等短篇小说和一些散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孙犁在《天津日报》工作,同时继续文学创作。长篇小说《风云初记》写于50年代初,以滹沱河沿岸两个村庄为背景,围绕着高、吴、田、蒋四姓五家在抗战初期的生活史,细致地勾勒了冀中平原各个社会阶层的生活状况和精神面貌,展现了七七事变后,冀中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组织人民武装、建立抗日根据地的壮丽画卷。作者用谈笑从容的态度描摹抗日根据地的风云变幻,虽语多风趣而不落轻佻。中篇小说《铁木前传》写成于1956年。小说通过铁(匠)、木(匠)两家十几年间友谊的建立和破裂的过程,揭示了50年代初期北方农村的生活风貌和农业合作化运动给予农村社会的深刻影响。作品成功地塑造了小满儿这个处在生活的十字路口,性格矛盾的人物形象,在读者中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56年以后,作者因病长期搁笔,但他以《天津日报》副刊《文艺周刊》为阵地,发现和培养了不少青年作家。这个时期,他还写有散文集《津门小集》、论文集《文学短论》等。
  孙犁解放前及解放初期的创作结集为《白洋淀纪事》(1958),是作者最负盛名和最能代表他的创作风格的一部小说与散文合集。它主要反映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冀中平原和冀西山区一带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进行战争、土地改革、劳动生产、互助合作以及移风易俗的生活情景。作品从多方面勾勒了时代和社会的历史风俗画面,以明丽流畅的笔调,秀雅、隽永的风格和丰富的劳动者的鲜明形象,在读者中间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其中《荷花淀》等作品,已成为广泛流传的名篇,文艺界甚至以其为现代文学的一种风格流派的标帜,视为“荷花淀派”的主要代表作。

  著作
  《荷花淀》(小说、散文集)1947,香港海洋书屋;1959,人文
  《芦花荡》(短篇小说集)1949,群益
  《嘱咐》(短篇小说集)1949,天下
  《村歌》(中篇小说)1949,天下
  《农村速写》(散文、小说集)1950,读者
  《采蒲台》(短篇小说集)1950,三联
  《山海关红续歌》(诗集)1951,知识书店
  《风云初记》(长篇小说) l集,1951,人文;2集,1953,人文;1—3集,1963,作家
  《白洋淀纪事》(小说、散文集)1958,中青
  《铁木前传》(中篇小说)1959,天津人民
  《津门小集》(散文集)1962,百花
  《白洋淀之曲》(诗集)1964,百花
  《晚华集》(散文集)1979,百花
  《秀露集》(散文、小说集)1981,百花
  《耕堂杂录》(杂文集)1981,河北人民
  《疆定集》(散文集)1981,百花
  《琴和箫》(小说、散文集)1982,花山
  《孙犁小说选》1982,四川人民
  《孙犁文集》(l一5册)1981一1982,百花
  《耕堂散文》1982,花城
  《尺泽集》(散文集)1982,百花
  《孙犁文论集》1983,人文
  《书林秋草》(杂文集)1983,三联
  《孙犁散文选》1984,人文
  《远道集》(散文)1984,百花
  《老荒集》(散文集)1985,上海文艺
  《陋巷集》(散文集)1987,百花
  《耕堂序跋》1988,湖南人民
  《无为集》(散文)1989,人文
  《芸斋小说》1990,人民日报出版社
散文
  《识字班》
  《第一个洞》
  《游击区生活一星期 》
  《三烈士事略并后记 》
  《塔记 》
  《王凤岗坑杀抗属》
  《采蒲台的苇》
  《安新看卖席记 》
  《张秋阁 》
  《光复唐官屯之战》
  《学习》
  《宿舍》
  《节约》
  《小刘庄》
  《挂甲寺渡口 》
  《厂景 》
  《访旧 》
  《婚俗》
  《一天日记》
  《回忆沙可夫同志》
  《黄鹂 》
  《石子 》
  《善闇室纪年》序
  《伙伴的回忆》
  《服装的故事》
  《悼画家马达》
  《删去的文字》
  《童年漫忆》
  《谈赵树理》
  《谈柳宗元》
  《吃粥有感》
  《红楼梦》杂说
  《方纪散文集》序
  《书的梦》
  《画的梦》
  《戏的梦》
  《夜思》
  《悼念李季同志》
  《乡里旧闻》
  《同口旧事》
  《新年悬旧照》
  《报纸的故事》
  《亡人逸事》
  《芸斋琐谈》
  《母亲的记忆》
  《青春余梦》
  《芸斋梦余》
  《猫鼠的故事》
  《夜晚的故事》
  …

                                                                             

                                            返回目录                                     返回主页

  评论这张
 
阅读(4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