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远去的足迹

 
 
 

日志

 
 

我的梦中城市  

2009-04-19 13:22:20|  分类: 60篇应读的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梦中城市 - 山中虎 -  朝花夕拾心有意 春去秋来无意间

                                                                                                   文/ 德莱塞(美国)

        它是沉默的,我的梦中城市,清冷的、静穆的,大概由于我实际上对于群众、贫穷及象灰砂一般刮过人生道途的那些缺憾的风波风暴都一无所知的缘故。这是一个可惊可愕的城市,这么的大气魄,这么的美丽,这么的死寂。有跨过高空的铁轨,有象狭谷的街道,有大规模升上壮伟城市的楼梯,有下通深处的踏道,而那里所有的,却奇怪得很,是下界的沉默。又有公园、花卉、河流。而过二十年之后,它竟然在这里了,和我的梦差不多一般可惊可愕,只不过当我醒来时,它是罩在生活的骚动底下的。它具有角逐、梦想、热情、欢乐、恐怖、失望等等的哗鸣。通过它的道路、峡谷、广场、地道,是奔跑着、沸腾着、闪烁着、朦胧着,一大堆的存在,都是我的梦中城市从来不知道的。
        关于纽约,——其实也可以说关于任何大城市,不过说纽约更加确切,因为它曾经是而且仍旧是大到这么与众不同的,——在从前也如在现在,那使我感着兴味的东西,就是它显示于迟钝和乘巧,强壮和薄弱,富有和贫穷,聪明和愚昧之间的那种十分鲜明而同时又无限广泛的对照。这之中,大概数量和机会上的理由比任何别的理由都占得多些,因为别处地方的人类当然也并无两样。不过在这里,所得从中挑选的人类是这么的多,因而强壮的或那种根本支配着人的,是这么这么的强壮,而薄弱的是那么那么的薄弱——又那么那么的多。
        我有一次看见一个可怜的、一半失了神的而且打皱得很厉害的小小缝衣妇,住在冷街上一所分租房子厅堂角落的夹板房里,用着一个放在柜子上的的火酒炉子在做饭。在那间房的四周,也有着充分空间可以大大地跨三步。
        “我宁可住在纽约这种夹板房里,不情愿住乡下那种十五间房的屋子。”她有一次发过这样的议论,当时她那双可怜的没有颜色的小眼睛,包含着那么的光采和活气,是我在她身上从来不曾看见过,也从来不再见到的。她有一种方法贴补她的缝纫的收入,就是替那些和她自己一般下等的人在纸牌、茶叶、咖啡渣之类里面望运气,告诉许多人说要有恋爱和财气了,其实这两项东西都是他们永远不会见到的。原来那个城市的色彩、声音和光耀,就只叫她见识见识,也就足够赔补她一切的不幸了。
        而我自己也不曾感觉到过那种弦耀吗?现在不也还是感觉到吗?百老汇路,当四十二条街口,在这些始终如一的夜晚,城市是被西部来的如云的游览闲人所拥挤。所有的店门都开着,差不多所有酒店的窗户都张得大大,让那种太没事干的过路人可以看望。这里就是这个大城市,而它是醉态的,梦态的。一个五月或是六月的月亮将要象擦亮的银盘一样高高挂在高墙间。一百乃至一千面电灯招牌将在那里霎眼。穿着夏衣戴着漂亮帽子的市民和游人的潮水;载着无穷货品震荡着去尽无足重轻的使命的街车;象嵌宝石的苍蝇一般飞来飞去的出租汽车和私人汽车。就是那轧士林也贡献了一种特异的香气。生活在发泡,在闪耀;漂亮的言谈、散漫的材料。百老汇路就是这样的。
        还有那五马路,那条歌唱的水晶的街,在一个有市面的午,无论春夏秋冬,总是一般热闹。当正二三月间,春来欢迎你的时候,那条街的窗口都拥塞着精美无遮的薄绸以及各色各样的缥缈玲珑的饰品,还再有什么能一样分明地报告你春的到来吗?十一月一开头,它便歌唱起棕榈机、新开港以及热带和暖海的大大小小的快乐。及到十二月,那末同是这条马路上又将皮货、地毯,跳舞和宴会的时候,陈列得多么傲慢,对你大喊着风雪快要来了,其实你那时从山上或海边回来还不到十天哩。你看见这么一幅图画,看见那些划开了上层的住宅,总以为全世界都是非常的繁荣、独出而快乐的了。然而,你倘使知道那个俗艳的社会的矮丛,那个介于成功的高树之间的徒然生长的乱莽和丛簇,你就得这些无边的巨厦里面并没有一桩社会的事件是完美而沉默的了!
        我常常想到那庞大数量的下层人,那些除开自己的青春和志向之外再没有东西推荐他们的男孩子和女孩子,日日时时将他们的面孔朝着纽约,侦察着那个城市能够给他们怎样的财富或名誉,不然就是未来的位置和舒适,再不然就是他们将可收获的无论什么。啊,他们的青春的眼睛是沉醉在它的希望里了!于是,我又想到全世界一切有力的和半有力的男男女女们,在纽约以外的什么地方勤劳着这样那样的工作——一爿店铺,一个矿场,一家银行,一种职业,——唯一的志向就是要去达到一个地位,可以靠他们的财富进入而留居纽约,支配着大众,而在他们认为是奢移的里面奢侈着。
        你就想想这里的幻觉吧,真是深刻而动人的催眠术哩!强者和弱者,联明人和愚蠢人,心的贪馋者和眼的贪馋者,都怎样的向那庞大的东西寻求忘忧草,寻求迷魂汤。我每次看见人似乎愿意拿出任何的代价——拿出那样的代价——去求一啜这口毒酒,总觉得十分惊奇。他们是展示着怎样一种刺人的颤抖的热心。怎样的,美愿意出卖它的花,德性出卖它的最后的残片,力量出卖它所能支配范围里面一个几乎是高利贷的部分,名誉和权力出卖它们的尊严和存在,老年出卖它的疲乏的时间,以求获得这一切之中的不过一个小部分,以求赏一赏它的颤动的存在和它造成的图画。你几乎不能听见它们唱它的赞美歌吗?


我的梦中城市 - 山中虎 -  朝花夕拾心有意 春去秋来无意间 【作者简介】
       德莱塞,Theodore Dreiser,1871~1945,美国小说家,曾任美国作家协会主席。 
    1871年8月27日德莱塞生于印第安纳州特雷浩特镇。父母亲是德国移民,笃信天主教。出生不久恰逢父亲失业,童年在困苦生活中度过,曾和兄弟沿铁路拾煤渣,帮母亲去别人家里取衣服来洗勉强糊口度日。中学没毕业就去芝加哥谋生,曾失业流落街头。承老师的帮助,他上过一年大学。 1892年受聘为记者和编辑,走访了芝加哥和纽约等城市,广泛接触和了解社会生活,开始写些杂文,也为商业刊物写故事。 
    1399年德莱塞转向小说创作,翌年完成长篇小说《嘉丽妹妹》,由作家弗兰克·诺里斯推荐,与出版商签订了合同。但老板读了清样,发现此书“有伤风化”,只印了1000本,并且大部分封存在仓库里。德莱塞深受打击,但没有绝望。1911年又发表了《珍妮姑娘》,描写穷姑娘珍妮和富家子弟莱斯特相爱,后来孤独死去的惨状。德莱塞又遭无端非难,打了几年官司,后来不了了之。另一部长篇小说《天才》拖到1923年才出版。小说写出一个才华出众的画家的堕落,揭露了资本主义社会对艺术的毒害。作者又一次受到围攻,许多知名作家如孟肯、杰克·伦敦和辛克莱·刘易斯纷纷出面为他辩护。这使作者对社会环境有了深刻的认识。他坚持批判现实主义的创作道路,继续发表了许多优秀作品。影响较大的有《欲望三部曲》,包括三部长篇小说《金融家》(1912),《巨人》(1914)和《斯多葛》(1947)。 1925年,《美国的悲剧》正式出版,获得了国内外的好评。 
    1927年11月,德莱塞应邀去苏联访问。1931年发表了观点鲜明的政论集《悲剧的美国》等,大胆地分析和抨击了美国寡头政治造成的种种危害。第二次大战中他积极参加了反法西斯斗争。1945年8月加入美国共产党,同年12月28日于加利福尼亚州的好莱坞病逝。

【代表作品】
        长篇小说《嘉莉妹妹》(1900)
    《珍妮姑娘》(1911)
    长篇小说《欲望三部曲》(第1部《金融家》1912第2部《巨人》 1914,第3部《斯多葛》1947)
    长篇小说《天才》(1923) 
    代表作长篇小说《美国的悲剧》(1925)
    《德莱塞访苏印象记》(1928)
    政论集《悲剧的美国》(1931)
    短篇小说集《妇女群像》(1929)等。
    德莱塞的主要作品,现都已有中文译本。

返回目录                                     返回主页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