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远去的足迹

 
 
 

日志

 
 

伤 逝(散文小说)——不能忘却的记忆  

2009-05-16 00:03:02|  分类: 原创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天似乎也痛了心,清晨阳光还穿过云层投射到大地上,此刻竟阴沉起来,天空中布满了乌云。
        今天是“5.12”汶川大地震周年祭,继地震“百日祭”和清明节后,北川老县城第三次解禁开城,在进入老城的检查大门前,两公里道路上数千人形成蜿蜒的长龙,早早的在这儿等候准备进城祭奠亲人。
        一阵鸣笛声响起,郭崇伟随着人流缓缓进入老城,城区内依旧是一片瓦砾,废墟上随处可见黄色的菊花在风中摇曳,空气里弥漫着香烛的气味。每个人都低着头默不出声,只有不时响起的抽泣声,才是这场祭奠的唯一的声响。
        他有意避开人群,独自来到城边一地山坡,反正不能进入真正的城区,只好站在高坡上俯瞰县城,俯看曾经的家。汶川大地震,震中在汶川,而地震带在北川,北川损失最为惨重,原本依山而建、傍水而生的秀丽小城,却在地震中被两边滑落的山体掩埋、挤压得面目全非,整个县城刹那间夷为平地。
        郭崇伟望了一眼北川县城,县城是一个巨大的灰色盆地,一切都保留着劫难的狰狞与残暴:垮塌的废墟、触目惊心的裂缝、扭曲的钢筋随处可见……,他知道他再也不可能回到城中心那块熟悉的令自己365个日夜撕心裂肺痛着的蒙难地。
        此刻,远处老县城的公墓前和政府专设的了多个祭奠台处,已经是烟和火的海洋,火纸和黄表熊熊燃烧,一束束一丛丛玫瑰色的香烛在泥土和碎石间明明灭灭,鞭炮和烟花声震憾山野,火光和烟雾参合着湿润的雾霭,将眼前这座残城渲染得绰绰约约、缭缭绕绕。他之所以不愿意离祭奠的人太近,是不愿意受他们感染,悲伤的人离悲伤的人远一点好,可以安安静静的思念和倾诉。
        他从背袋里取出三折棱角分明,厚实平整的黄色火纸,这是他从一叠火纸中精心挑选出来的。将火纸在空中悬着,从纸的下角点燃,火光从金黄色变成淡蓝色,再恢复成黄色,一道旋风卷起,三张纸在风的鼓舞下转着圈扶摇而上,化为暗灰色的灰烬,一片片碎裂、掉落、飘零、游弋、远去。他听老人说过,旋风接纸是亲人灵魂有知,郭崇伟立即又抓起几张火纸与地上的火星对接,瞬间,火星起死回生般的燃烧起来。这个时候,他急忙拨拉开地上的荒草,把燃烧的火纸放到地上,慢慢地向火里一张一张的添加火纸,纸灰堆渐渐肥硕起来,又一道旋风升起,崇伟顿时觉得应该说点什么“妈,您来啦!山高坡陡的,您老腿脚不好,儿心疼啊!”似乎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他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从小到大,都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以往面对母亲妻子和儿子,关爱感激的话常常说不出口,而在心中家最重,地震过去一年了,他时时想起的依然是他们三个人,感激的也是这三个人。一段时间他内心充满苦闷、彷徨和矛盾,不愿独自活着,想过自杀,想追随他们而去,后来朋友劝他“亡者不可留,逝着不可追”,只有坚强、快乐的活着,才是对蒙难亲人最大的安慰,让他坚持到今天。
        张不开口,还是得把思念感激的话表达出来,便在心里默默念叨:妈,你一辈子省吃俭用,拉扯我长大,还为我娶了一个贤惠把家的媳妇,儿子一辈子都要感激你,但儿子最对不起的也是你,至今连你的尸骨在哪里都不知道。妈,今天给你送了这么多钱,你不要再节省了,想吃啥喝啥穿啥就去换吧,儿在世上好着哩,你就放心吧。
        鞭炮和烟花的声音渐渐稀落,城区祭奠的火光和人影还很稠密,众人跟他一样都不愿早早离开,都想多陪伴一下长眠在县城里的亲人。他唤了一声妻子的名字,这次竟然叫出了声。他以为不是自己的声音,急忙回头望了望身后,当明白确确实实是自己的声音的时候,心里慌了一下,觉得对不起母亲。跟母亲说话的时候都没有张开口,跟妻子说话竟然自自然然,张口就来。自从妻子嫁给他就没享一天的福,自己常年在外帮人开车跑运输,家中全靠她一人照料,过早的销蚀掉她大好青春……去年5月12日那天上午还和妻子通过电话,大地震让妻子和手机一同长眠地下,那以后,崇伟总是忍不住拨打了几次妻子的电话,每次是——“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但他还是固执的期盼妻子天堂的回音,以为欠费,今天上午去了移动大厅给妻的手机又交了五十块钱话费,他告诉妻子:“梅,我替你把天气预报和手机短信的业务取消了,你在那边用不着这些业务,我已经想好了,以后不再天天给你打电话,就每半个月打一次,逢年过节再同你联系,我已经害怕听到那句机械的电子录音了。”
        说着说着,泪水在脸颊上流淌,一串一串的滴落在荒草、火光和纸灰里,他没有擦拭,任由泪水自由奔波。他想起儿子,儿子遇难的时候刚满十岁。从梅生下儿子的第一刻开始,他习惯大着嗓门跟儿子说话,为此,母亲和梅不知唠叨了他多少次,现在,他还是要大声跟儿子说话。地震前儿子说六一儿童节快到了,缠着要买一双和同学一样的白运动鞋,当时手头钱紧,儿子不依不饶,自己心烦还给了儿子一个耳光,谁知……,想到这里,他咳嗽了一声,眼泪更加澎湃,大着嗓门说:“儿子,对不起了!我命薄,只给你当了十年时间的爹,今天我给你把鞋捎来了,加大了一个鞋码,你又长大了一岁,不知合不合你的脚,以后我年年给你买新鞋!”他掏出一张照片,儿子留下的唯一十岁生日照片,忍不住亲吻着虎头虎脑的儿子,仿佛闻到儿子唇边那活泼的生气。“再过几年你就是大小伙子了,你一直都是个懂事的孩子,在那边,一定要好好照顾好奶奶和妈妈,也算替我尽孝了,儿子,爸爸在阳间感谢你了。”
         废墟之上,有人还在哭。但也已不再是去年那撕人心肺的嚎啕大哭,而是隐忍不发的泣诉。郭崇伟从地上站起来,他望了望四周,虽然地震改变了山川河流的位置或样子,可山上的树和草依然这样绿,河流的水也清澈,鲜艳的花朵在温暖的春和初夏依然盛放着,还有北川的乡野涌动的麦浪,水墨画一般泼洒在惊痛过后醒来的大地上,映着被撕裂房屋的赭灰背景,顽强伸展着一个新的天地。远处一排排蓝顶白墙的抗震板房鳞次栉比,屋顶上一面面鲜艳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他甚至听到明亮的板棚教室里传出琅琅书声……他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他知道若干年后,北川将是一个地震史博物馆,或者一个教育基地,或者一个旅游景点,或者还会有一座刻着或不刻着名字的集体墓碑。 一场巨大的灾难让亲人离他而去,长眠于此,从此往后即便走到天涯海角,灵魂永远走不出这块生他养他,爱它恨它,柔情刻骨,绵绵心痛的土地。
        他抬起胳臂使劲地擦了一下眼泪,转过身迈着坚强的步履朝山下走去。

 

返回目录                              返回主页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