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远去的足迹

 
 
 

日志

 
 

夏忆乘凉  

2009-06-24 17:32:51|  分类: 原创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母亲旧居屋里有一张凉床,很有些年头了,据说是我奶奶的陪嫁,那是用粗大的楠竹篾片扎制的,也许是年代远久,或是祖辈几代人汗水的浸渗,通体已变成褐红透亮的颜色。这物件如今市不多见,在小字辈眼里更是稀罕之物。然而,每次见到它,总能让我想起儿时的夏天,忆念离我们远去的酷暑乘凉……
       记得,吃过端午粽,天气一天天渐热,家乡地处东部长江流域一带,盛夏暑热难当,沙市有“小火炉”之称 ,气温36度以上是常有的事情。 每天傍晚,太阳还未落地,等不到吃晚饭,家家户户就像打仗一样,争占户外一块阵地,把早已准备好大盆小桶全部用上,装满了凉水往门前、巷口的水泥路上泼洒。等路面温度稍降了些,什么竹床啊、躺椅啊、凉席、竹凳都从家里斑师出朝,自动摆成一排,场面颇为壮观。
        天刚抹黑,左邻右舍、楼上楼下的人们便三三两两地带着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扇子出来乘凉了,那扇多为自制的麦秸扇、纸扇、羽毛扇、芭蕉扇,也有少数市场上买来的折扇,我就自制过一把折扇,见别人在扇子上写着“六月天气热,扇子借不得,虽说是朋友,你热我也热”,看罢觉得有点自私,便改写成“六月天气热,扇子借的得,既然是朋友,我热你更热”,显得洒脱义气一些。最流行的当数蒲扇,摇起来过瘾、不单带劲风大,顺便还能让周围的人沾沾光。
        此刻我家的凉床派上了用场,奶奶心疼几个孙子,让我们几个挤在床上,自个儿端把木靠椅坐在一旁,对着我们把扇子摇得吱啦作响,见我还喊着热,就一句接一句地念叨:“心静自然凉”,不知道是不是真能起作用,但却是那个时候使用频率最高的一句口头禅。
        我躺在床上,望着四周风景,到处都是乘凉的人,男女老少,光着膀子的、翘二郎腿的、睡的、坐的一溜成片,几乎占满半幅路面。有人在谈天说地,有的在闭目养神,也有的已呼呼入睡,尽情享受白天燥热过后的难得凉爽。偶尔有几家富殷家庭,摆弄着一两部半导体收音机,优美的音乐抑或晚间新闻播报声,在乘凉人的耳边穿绕,为眼前的市井休闲图增添了一份声色……最不知疲倦的是那些婆婆姨妈,一天的劳累没能让她们消停,东一堆西一伙,说些家庭琐碎小事,时而窃窃私语,时而爆出大笑,引得过往行人好奇的驻足观望。小孩子们喜欢仰着头寻赏头顶上的星星,听大人们指点告诉北斗星、南斗星的位置,缠着爷爷奶奶讲牛郎织女、鹊桥天河、白娘娘、小青青的故事,看着、听着,伴着远处沟塘的蛙鸣,此起彼伏的蟋蟀、蚯蚓的歌唱,甜甜地进入梦乡。
       天热蚊子多,大人们想着法子驱赶蚊虫,有的用的是高级"鹿头牌"盘香,效果好还散发一股清香;不少人家将锯末与六六粉掺合,用很薄的白纸包成长条圈着放在铁片上,置于凉床的上风处,效果也不错且价格便宜。我奶奶怕我烟熏着咳嗽,坚持用蒲扇为我驱蚊,在奶奶摇动的阵阵的清风中,我总会惬意的慢慢入睡。
       最让我开心的是母亲会端出一盘切成片的西瓜,是母亲早上上班前用井水浸泡的,井水清澈甘甜,冬暖夏凉,泡凉的瓜正适合消暑解热却又不会因太冰而伤到肠胃,引得我们兄妹一阵烘抢,“莫抢,莫抢!都有,都有!”母亲一边提醒着,一边分出几块给邻家的小孩。当然这样的“奢侈”可不是天天有的,更多是廉价买得一些菜瓜,从水井里捞出后加放点糖精水,入口也是清脆香甜,不亚于珍果瓜肴。
       这样的乘凉会一直持续到午夜,大人们说更深有寒意,露不得夜的,鸡鸣时辰便推醒家人,拾掇床席进户入室。仍有一些青年壮汉不拘小节,穿着内裤打起赤膊睡成烂泥,未到天明不得罢休。那时社会治安绝对安全,家家门窗彻夜打开,很少听见鸡鸣狗盗的事件发生。也有例外,一次我朦胧中被一阵“抓贼”的呼喊声惊醒,跑出门外,见楼道上躺着浑身是血的邻人死死拖住一名持刀的盗贼,幸亏纳凉人多,一勇者用木棍从贼背后将其利器击落,众人一拥而上抓住狂徒扭送送公安局,谁知后又逃脱,通缉令说该贼是越狱在逃的劳改犯,一时气氛紧张,人人自危,家家备起棍棒,唯恐那厮再犯,连续半月,乘凉的场地一片冷清,坏了大家一个夏天的兴致。
       时光荏苒,不知什么时候起,那倾巢空户、以月冲凉的风景从我们眼前渐渐消失,昔日的纯朴悠然不再,唯有暑热依旧,夏季一成不变的年年走来,不同的是电扇代替了摇扇,人们窝居在室内用空调的冷气抵挡酷暑热浪的袭击。那些曾给我们带来习习凉风的扇已成为手中玩弄风雅的工艺品,随着城市空间的日益狭小,户外凉床躺椅大都销声匿迹。
       我家的那张祖传物自然也派不上用场了,几次嫌它占地方预以送人,母亲硬是不让,说要留个念想。说念想岂只母亲,每当回忆如水印般在脑子里旋转,我就忍不住怀念起乘凉的时光。怀念的不仅是曾经的那份清凉与宁静,还有一院一楼邻人共处的温馨。我以为或许只要努力寻找,依然会发现那曾经的清凉、宁静与温馨。于是,我关了空调,走下楼去。却发现,自己孤零零地伫立在钢筋水泥的森林里。环绕耳际的,只有四面八方轰隆隆的空调风扇声。
       记起一首诗:“夜热依然午热同,开门小立月明中。竹深树密虫鸣处,时有微凉不是风。”如今喧嚣的城市里,听不到树枝上知了知了的叫声,听不到河塘里青蛙呱呱的响声,也听不到风吹过树林叶子沙沙的声音,自然也听不到众人一起在大树下乘凉孩童所发出的欢笑声。 现代社会科技成果给我们生活享受带来众多的选择,人们多了不少舒适,却少了许多乐趣……,“有所得必有所失”,我想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吧?

 

返回目录】                              【返回主页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