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远去的足迹

 
 
 

日志

 
 

父亲的收藏物  

2009-07-15 16:07:45|  分类: 原创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夜梦见父亲,想必是他在想念我们了!醒后不寐,急将一篇未完博文续完,以慰籍老人家在天之灵……

  父亲去世后不久,我和母亲一起清理父亲遗物。睹物思人,母亲眼圈红红的,我知道她又在想念父亲,仍未从悲痛中走出来。
       很多的旧物被翻出来,一一摆在床上和地下,像旧货市场的地摊。一册册的照片、一本本奖状证书、书刊杂志……,其中引人注目的有一张张分门别类的剪报,多是关于健康知识的文摘资料,是父亲精心从报刊上剪下的。听父亲说过,我家祖上悬壶济世,几代行医,唯他没有继承祖业,但儿时耳濡目染,也通晓些药理医道,十分重视强身健体,晚年便把这一门心思全用在儿孙身上,只要我们回到家中,就搬出他的收藏资料说道不停,交代这个要注意健康,叮嘱那个需预防疾病,让你在他叨絮中感到浓浓的亲情和关爱。
       父亲生前盘弄得最多的是一本本影集,他自己的照片并不多,全是我们兄弟姊妹和孙儿重孙辈的。没有人会像父亲那么细心,翻开影集,每张照片后面都写着日期,每本影集都注明类别,有的是当时写的,也有后来记的,时间地点标注得十分详细。尽管这些相册影集我曾看过很多次,这次我确突然明白,为什么父亲每次都能准确说出大家的许多甚至连我们自己也已经遗忘的事情,原来我们被父亲装进了心里。父亲关心每一个家庭成员,他喜爱孙辈,在孩子们眼中他是个慈祥的好爷爷;在亲友眼中他为人宽厚、正直,是受众人尊敬的好长辈。他把对亲人的情感深深地溶进这黑白彩照,方寸之间,点点滴滴,爱心可鉴。
       父亲为人谨慎,十分看重荣誉,既是他的也包括我们,眼前这些保存完好的各种奖状证书就是最好的证明,儿女几个什么时候入的团,又什么时候入的党,或者每每获得哪些奖励和誉称,父亲都记得清清楚楚,我们的进步是他心中的骄傲,父亲热爱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尽管曾受到不公待遇,蒙受过不白之冤,却一直没放弃对信仰的追求,直到退休前55岁那年,老树逢春,中年入党才却了他一生的夙愿。
       母亲从一个鞋盒里拿出一摞摞文稿,我迫不及待的接过来,见是父亲写自传和编家谱的手稿。也许年纪关系,晚年的父亲迷上著传,编写家谱,每日笔耕不掇,即使在最后的时间也未停止。父亲曾讲:自古以来,国有史,地有志,家有谱,记载着国家、地方、家族的发展轨迹,家谱是一个家族发展的见证,也是后人了解祖先的窗口,说“水有源,树有根”,任何人都不能脱离家庭而存在,也不可能忘记自己的祖先。十几年来父亲总是利用一切探亲访友的机会和通信联络各地亲友,抄录核实史料,认真执著,一丝不苟。我慢慢地翻阅着,一页页文稿,纸张颜色字迹大小不一,特别是后面几十张是父亲病中写的,歪歪扭扭的笔迹,几乎无法辨认,想象得出父亲是忍受着何等巨大的病痛,用多么坚强的毅力,要把自己对祖先的怀念和对后人的期盼以及对人生的感悟体念化作文字永留人间。父亲没有遗憾,终在有生之年完成了《徐氏春秋》自传家谱的编写工作,从那些字里行间,我看到父亲为我们后人留下的勤奋敬业、诚信做人的宝贵精神遗产。他是用一颗炽热的心,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给徐氏宗族留下一处可以追寻的精神家园。
       父亲身后没留下钱财,也没有留下什么可以继承的遗产,甚至没留下遗嘱遗言,在清理父亲衣物时我发现一些父亲舍不得穿上的新衣,想着父亲平日省吃俭用、布衣素面的形象,我眼睛湿润了,觉得父亲留下的收藏物看似微不足道却比那些世俗的物质财富更宝贵。父亲留给儿女的是他的优秀品质、坦荡的胸怀、独特的人格魅力,是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 
       在父亲所有的收藏物中,有一件东西母亲最为珍惜,那是一块包裹着他们民国时期结婚证书的娟布,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宾朋贺喜签名,父亲一直把它压在箱底,我见过一次,卷帛已经褪色,字迹也有些模糊,父亲对当时情景记忆犹新,讲及细节之处,母亲有些羞涩,父亲则满脸柔情,灿若朝霞。这块绢布一直伴随着在父母身边,见证他们风雨同舟、相孺与沫的牵手人生。父母60年钻石婚纪念日那天,父亲又一次将它展示于人,为示祝贺,我们一家赠送给父母雕刻有祝贺词“红棉连理六十载,坚如钻石常相依。风雨同路共患难,相儒与沫到白头”的木质小匾,至今仍挂在家里堂前。
       我走出房间来到阳台,这里曾是一片枝藤茂盛、叶绿花红,是父亲平日栽培浇灌,精心培育的境地,花草山石,似通人性,在父亲病重的日子里,尽管少了照料,它们仍顽强地张着叶,开着花,而父亲去后,草萎花谢也随父亲走了。
       阳台上堆满了杂件,是父亲视为宝贝的东西,老人家一辈子勤俭持家什么东西也舍不的丢,留有的一套五金工具,生前父亲经常使用它们敲敲打打,修修补补,自己动手,从不麻烦别人。母亲说现在这些东西用不上了,要作废物一起卖掉,我执意留下他们,我抚摸父亲用过的这些工具,仿佛还带着父亲的体温,我要把它们带回家中,常看到它们,我会永远记得父亲。

 不知怎地,时时想写些关于父亲的文章,这种欲望是父亲在世时不曾有过的,如今父亲去了,相对无面,满脑子想的尽是父亲的好,只能用篇篇文字寄托思念,流淌放纵思绪。我深知,这辈子对父亲的怀念,此情难了,此情难忘。有时候,父亲会不经意的走进我的梦中,梦中的感觉模糊而幸福,而醒来,心里有难言的失落和惆怅。我多希望能有一条贯通天上人间的河流,我愿以水的姿态奔腾前往,去捡拾父亲散落在梦境中的白发,去追随父亲步履蹒跚的身影……
 

返回目录】                              【返回主页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