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远去的足迹

 
 
 

日志

 
 

夜幕下哈尔滨的破晓时分  

2009-08-30 21:30:06|  分类: 天地知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6年4月28日哈尔滨解放 

刘转连中将,哈尔滨解放时359旅旅长(资料图片)

1946年4月28日,东北民主联军开进哈尔滨,解放了的哈尔滨市民在街头自发夹道欢迎,迎来了哈尔滨这个全国第一个解放的大城市的春天。(资料图片)

夜幕下哈尔滨的破晓时分 - 山中虎 -  朝花夕拾心有意 春去秋来无意间

夜幕下哈尔滨的破晓时分 - 山中虎 -  朝花夕拾心有意 春去秋来无意间

苏联军队援助解放哈尔滨(资料图片)

       在中国所有解放的城市中,没有一个像哈尔滨那样特别:当人们回首1949这个解放之年的时候,哈尔滨早在之前的三年———也即1946年4月28日就获得了解放,从而成为全中国第一个获得解放的大城市;哈尔滨的解放过程,先后经历了二战后苏联红军撤出、国民党接收和共产党进驻这样三股力量的变局;更具意味的是,解放哈尔滨的主力部队,就是从南泥湾走来的大名鼎鼎的三五九旅。

■夜幕下:冰城人民呼吁东北人民自卫军迅速进驻   
         今年81岁的波罗德科·弗拉吉米尔·菲,和列宁同名,1945年还是一位17岁的毛头小伙儿,退役前被授予海军上将军衔。经中国驻哈巴总领馆推荐,来华访问的老将军健步走来,声若洪钟,回想当年哈尔滨解放的序曲———苏军在这座曾有着“东方莫斯科”之称的美丽城市赶走了日本侵略者,好似说着刚刚发生的故事:“1945年8月,我们两小时的战斗就打跑了日本兵,开着坦克进入哈尔滨。”
       波罗德科当时是从沈阳方向进入哈尔滨的,只用了两小时就俘获了关东军驻哈尔滨的指挥官。“我是坐在坦克车顶上进入哈尔滨的,路两旁市民拼命鼓掌,脸上洋溢着阳光般的笑容。记忆最深刻的是,在哈尔滨居住的很多俄国人娶了漂亮的中国妻子。这些漂亮的中国姑娘看到我们,用标准的俄语对我们喊:感谢你们光复了哈尔滨。”
       为履行《雅尔塔协定》,1945年11月17日,苏联通知中共地方党、军领导机关和武装力量撤出哈尔滨,准备将城市政权移交给国民党接管。为避免内战,在陈云主持下,11月22日,中共北满分局、松江省委、省军区等全部撤至宾县。
       现在算起来,从苏军移交政权到哈尔滨最终解放,国民党接收大员在哈尔滨的100多天里,工厂没能开工,经济更加萧条,物价猛涨。老百姓愤愤地骂道:“什么接收,纯粹劫收!什么青天白日,简直暗无天日!”“想中央、盼中央,中央来了更遭殃!想接收,盼接收,接收完了更难受”,这都是当时最流行的民谣。
       哈尔滨1945年的时候约四五十万人口,是个移民城市。原哈尔滨市文化局局长王志超,当时是哈尔滨一中刚20岁的学生,接触了很多底层百姓:“靠(松花)江边,那完全是贫民窟,苦力、妓女、说书的、捡破烂的,冬天街上有很多‘死倒’,就是尸体,披着麻袋冻死的,早上起来时,马车把这些‘死倒’用绳子拽上,一车一车的拉走了。”
       这是夜幕下的哈尔滨,也正是这座城市的黎明时分。
       1946年2月26日,驻东北苏军参谋长柯里琴科中将宣布开始由南至北陆续撤军。苏军要撤出哈尔滨的消息传出后,引起人们极大不安。因为自苏军撤出沈阳、佳木斯、长春、齐齐哈尔等国民党接收大员控制的一些城市后,立即出现社会秩序混乱,土匪抢劫,坏人横行。3月9日,抗日民族英雄李兆麟将军被国民党特务暗杀,更激起了哈市人民的义愤。4月26日,哈市各界代表130人联名电吁东北人民自卫军(前身是东北抗日联军)迅速进驻,中共北满分局为此决定立即进军哈尔滨。

破晓时: 三五九旅一路势如破竹打进哈尔滨
       这并非历史刻意的安排,一支从“陕北好江南”南泥湾走出来的著名部队,恰担当起了解放第一个大城市的历史任务。
       1942年春,刚升任三五九旅参谋长的刘转连由延安去南泥湾,参加并指挥了著名的南泥湾大生产运动。1945年6月,以三五九旅等部队组成的八路军南下二支队在司令员刘转连、政委晏福生率领下,离开延安,南下抗日。9月中旬,日本侵略者无条件投降的消息传来后,此时正在南下途中的刘转连接到上级命令,要他们停止南下,立即北上,向东北挺进。刘转连率部于初冬季节抵达沈阳,部队恢复三五九旅番号,刘转连任东北人民自卫军三五九旅旅长,从南满、东满打到北满,一路势如破竹。
       1992年病逝于广州的刘转连将军(他于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曾在《三五九旅回师北上解放哈尔滨》一文中清晰地回忆起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4月28日拂晓5时,进攻开始了。部队迅速占领了指定目标,在前进途中,只在南岗和道外个别地方遇到小股敌人的抵抗和暗枪射击,并迅速将其歼灭。我军比较顺利地解放了哈尔滨。”尽管只是寥寥数语,但却道出了哈尔滨解放的干脆利落。
       周密的军事准备事实上在1946年4月28日前就完全做好了。4月25至4月27日,随着苏军的撤退,三五九旅刘转连所部向哈尔滨城外的三棵树地区推进,哈东军分区司令员温玉成所部向上号(香坊)地区一带进攻,哈南军分区司令员王奎先所部向顾乡屯进发,并在市内预先设置了秘密军事制高点。
       刘登远当时在东北人民自卫军辽东第三支队七团,参加了解放哈尔滨的任务。他在回忆录中提及,七团的任务就是24小时内占领火车站、国际饭店、霁虹桥、松花江桥等重要军事目标的任务,“各营连排班都在规定时间完成了对既定目标的占领任务,没有遇到抵抗”,因为原先占据哈尔滨的国民党接收大员,早已望风而逃。
        虽然解放哈尔滨的战斗并不激烈,但进城仍然是高度戒备和紧张的。从三棵树出发挺进哈尔滨的张旭东,时任独立团二营特派员,“早上9点钟从三棵树出发,进到道外(哈尔滨市内一地名),也就十一二点钟吧,战士们都端着枪,进来后都散开,不是扛着枪‘一二三四’喊正步那样进来,那是准备打仗的,你不知道什么时候遇到敌人。都是这个班进去一段隐蔽起来,第二班再上去。”
        王志超那天早晨甚至还正常上学,他在上学路上见证了张旭东所说的一幕:“我走到正阳街街口,那街道上都没有人了,靠着墙根子,这边一支军队,那边(一支)军队,排成一列,拎着枪,穿着黄军装,从东往西,往正阳街大马路这边走,那时哈尔滨伪满留下的军警宪特和国民党的保安队,都潜伏着,(咱们的部队)就是那种准备巷战进来的。”
       让市民们感到神奇的是,几乎一夜过后,苏军撤走后的空白就由共产党的部队“无缝衔接”上了。原哈尔滨市教育学院院长冯光武,其时也在哈工大上学,“那天早晨起来以后,突然都是民主联军站岗了,苏联红军就没了。他们都有岗位,在(原来)苏联红军的岗位上站岗。”

■雪消融: 哈尔滨人民迎来太平安宁的新社会
       寒冷的东北,那个时候已经暖意融融了。4月28日这个解放的日子,离五一很近了,张旭东所在的二营当时负责巡逻北十二道街到景阳街这一带,他清楚地记得“松花江都开了(融冰了),天热了,我们还都戴着狗皮帽子,穿着棉衣服,进城的几支部队都没换衣服”。这样的细节很快让热情欢迎部队进城的哈尔滨市民注意到了,“人家给咱们做衣服了,一两天就发下来了,用大马车送过来。
       战士都换上新衣服,不光换单衣,秋衣秋裤也给了,战士们都洗澡换衣服,非常高兴。”当年的这般“鱼水情”,至今也让张旭东难以忘怀。
       对哈尔滨市民来说,时局变化真是太快了。日本人被赶走没几天,接着来了国民党,转眼,共产党领导下的东北民主联军就来解放这座城市了,以至于一些市民还有点恍惚地仍将共产党的部队称作八路军呢。当时在哈尔滨市第二中学读书的梁万栓,先是听班里的一位同学说,三棵树一带“来了很多八路军”,不打人不骂人,对人很和气,还帮老百姓干活儿。梁万栓听了感到很好奇,就利用休息日来到三棵树,远远地去看“八路军”,果然,“他们在给老百姓劈柴,有的在挑水”。后来在城里,梁在在尚志大街上再次看到很多东北民主联军,队伍前面有马拉的大炮,4个人扛着重机枪,后面的战士8个人一排,都扛着枪。“后来听人说,这是部队在搞入城检阅式呢”。
       那天,很多市民拿着红色、粉色的三角形小旗子涌向道里街,看部队的入城式。文史资料收藏家朱俊峰当时只有15岁,正和哥哥去买大豆,“我也就去看热闹,他们看到我们一帮孩子追着游行队伍跑,也不蹬眼睛吓唬人,还都整齐地扛着枪走着,不像那些旧部队,老百姓看都不敢看,更别说追着部队玩了。”
       太平安宁的新社会,哈尔滨人终于是盼来了。1946年5月3日,哈尔滨市人民政府成立。当年6月,中共中央东北局、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部及其附属机关全部迁驻哈尔滨市,在此后两年多的时间里,哈尔滨一直是东北地区党政军领导机关所在地,是东北解放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支援东北和全国解放战争的重要后方基地。     

                       《生活报》记者 于鸿斌

          (部分素材取自《记忆:纪念哈尔滨解放60周年系列历史言谈节目》,谨致谢意)

 

哈尔滨简介

夜幕下哈尔滨的破晓时分 - 山中虎 -  朝花夕拾心有意 春去秋来无意间           

       哈尔滨,雅称“冰城”、“丁香城”,是黑龙江省会,中国东北北部最大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其面积53068万平方公里(市区1637),人口946万人(市区330)。地处富庶的松辽平原,松花江沿岸,是著名的避暑胜地。哈尔滨是我国十大城市之一,同时也是一座风光旖旎、独具特色的大城市,美丽的松花江似彩带从市区蜿蜒而过,幽雅的太阳岛似一颗闪亮的明珠镶嵌在松花江北岸。巍峨的防洪纪念馆飞架南北的松花江公路大桥,壮观的工人体育馆......令秀美的哈尔滨更加婀娜多姿。兆麟公园冰雪大世界景色迷人。东北虎林园和动物园广聚珍禽走兽;众多街心公园典雅秀丽.....它们以独具特色的风姿吸引着中外的游客。 
    哈尔滨市的气候属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具有中国东北最大的国际航空港及内河港口,亦是沟通东北亚、欧洲和太平洋的交通枢纽。它腹地辽阔,周围沃野千里,石油、煤炭、木材资源十分丰富,是国家重要工业基地之一。科技力量雄厚,有大学24所,科研机构300余家,具有国家级高新技术、经济技术开发区各一个。 
    哈尔滨又是以冰雪、避暑旅游为主要特色的旅游城市,“哈尔滨之夏”音乐会,确立了哈尔滨音乐名城的地位。哈尔滨市郊的二龙湖、松峰山风景区以及国内著名的滑雪胜地——亚布立滑雪场更是观光、旅游的好去处,其隆冬冰雪节的国际冰雕雪塑等招牌节目更是吸引愈来愈多的国内外游人一睹冰雪城市——哈尔滨的现代风采。 
    哈尔滨的主要土特产品有五加白酒、五加参冲剂、羽毛画、牛角画、结绣、香肠等等。

 

返回目录                                     返回主页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