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远去的足迹

 
 
 

日志

 
 

第三章《青春祭》之38芸集天坛  

2009-08-07 00:19:03|  分类: 自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接 37无阻串联到北京 

 

列车近二十多小时的飞奔向前,终于到达了首都北京。
        从永定门出站就让接待站的车,把我们拉到了天坛公园安置下来了。起初还欢喜了一阵,心想这里乃京城皇家圣地,住扎此营定会如登天堂般美妙,但很快就令我们心凉了,只见公园大道两旁皆是用竹竿芦席支搭起来的大棚,长长的芦棚依次编号排列,棚内土地上铺着稻草,这就是来京几万名学生的住宿处,出此主意的人定是天才,别说几万人,就是再来几万,这偌大的公园也照纳不误,毫不显挤,只是不知道这么多人的吃饭问题如何解决?
        到了吃饭时间,我们被通知到某某号棚去取食品,在领处大家被眼前的馒头山惊呆了,棚内堆满做好的馒头,工作人员用木锨将它们撮进竹筐内抬到外面分发个人,每人馒头两个,咸罗卜一块,据说这些馒头是北京市发动广大居民分做集中送来的,这可真是文革创造的个奇迹啊!俗话说:坐吃山空,这里的人们一天就要吃掉一座馒头山。馒头都是几天前做成的,又干又硬像压缩饼干,北方的学生吃得津津有味,却苦了我们南方人,我本来就不爱吃馒头,北方干燥的气候让我们的嘴唇龟裂,干馒头咬在嘴里粘起一些翘起的碎皮,印上斑斑血迹,火辣辣的疼痛,接待站也为大家准备了一些汤水,那一桶桶仅放了点碎盐、菜叶,飘着少许油花的“神仙汤”常因僧多粥少,刚一抬出顷刻就被众人一抢而空,幸好每座芦棚外都安上几支水龙头,大部分时候我们就是靠它来解渴和冲咽馒头。
        夜宿更称一绝,似部队野营,棚内稻草铺就,中间留出一条走道,分隔成两张地铺,每人可向接待处借领一床棉被,大家头挨头肩并肩如码堆般躺在一起。深秋的北京越来越冷,一到晚上寒气逼人,哪里也不能去,只得窝在被子里观看南北风情,昏暗的灯光下一班来自河南的红卫兵着青一色的黑黝黝的棉袄棉裤,内穿一件泛黄油油腻的土布衬衣,坐在铺上脱得光光的,把衣裤里寻外翻,一阵挤捏,我不明白他们在干甚,当被告知是捉虱子时,我噤若寒蝉。他们熟练的从那衣裤缝隙处,拈处几只肥肥的虱子将其捏死。还有密密麻麻,闪闪发亮的虱子卵,只见他们两只拇指甲对在一起,把那些卵一个一个地摁破,坐在旁边可以听见那卵在指甲间“啪啪”的破裂声。听说虱子会飞会跳,极具传染蔓延,我顿时觉得浑身骚痒不自在起来。而那些广东、广西的学生,大白天就钻进了被窝,他们习惯南国的炎热,却冷受不了北方的风寒,此刻瑟瑟发颤,挤成一团。面对如此恶劣的环境,艰苦的生活,天坛接待处所有的人都毫无怨言,因为被通知我们将在此等候迎接毛主席第七次也可能是最后的一次接见, 人人心中充满激情与欢乐,一切艰难困苦都消溶在热切的企盼之中!
        我离家快一个月了,行前无甚准备,更未作北行的打算,时下衣衫单薄,钱早就花没了,因没有进北京串联的证明,接待处不能借到我们钱粮和衣物,此刻境地称之穷困潦倒毫不为过。口袋有钱的同学忍受不住,相邀上街改善生活,我不好意思沾人家的光,托词推脱。还是一位同学提醒我:“你不是有个叔叔在北京吗?怎么不去找他?”一语惊醒梦中人,对呀,我怎么把叔叔给忘了!急忙发电报让父亲把叔叔地址告诉我,那时没有手机,不像现在通讯发达,打电话还是靠人工转拨,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等到回电,即刻按照地址找到在北京西直门外总政幼儿园工作的“二妈”(婶娘)。面对“从天而降”的不曾见面、瘦黑狼狈的侄子,二妈又惊诧又心疼,特地领我到街边一家餐馆吃饭,一盘番茄炒鸡蛋、一碗炖白菜还有一根香肠,虽不是什么山珍海味,我却狼吞虎咽、风卷残云地吃得精光,那可是我外出串联以来吃的最香的一餐啊!
        随二妈回到家里,见着“二爹”(叔叔)。二爹在我一岁时就参军离家,军校毕业后一直在解放军总政机关工作,十几年未回过沙市,我对他只是照片上的印象,亲人相逢难免一阵嘘寒,二爹知道我的情况后,忍不住埋怨我父母亲太放心,听任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毫无顾忌的闯荡了半个中国,我反驳说:“这是毛主席的伟大,是他老人家让我们革命小将出来见风雨见世面的。这次我一定要见到毛主席,否则决不回去!”
        二爹告诉我毛主席连续几次接见红卫兵,近千万的学生短时间云集到首都,市民的交通、生活及社会秩序都受到极大影响,北京早已不堪负重,中央可能马上要全面停止“大串连”,毛主席接见也将终止。 二爹身处机要机关,消息无疑准确,看来我们这次赶上了,如果这一次不坚持以后恐怕就没机会见到毛主席了。临别时,二爹找来一套绒衣裤,给了我8块钱,再三嘱咐接见一结束就马上返乡,免得家人担忧,经二爹一说我还真有点想家了。
        在等待毛主席接见的日子里,基本上没什么事情可做,接待站不让大家随便外出,因为随时都有可能接到上级通知,每天由部队的同志分连排军训,时间不长,要求也不高,不外乎集体操列,练练步伐,已经散漫惯了的我们,一下子成了笼中之鸟,这确实有点不自在。但想到马上能受到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接见,心中的高兴劲早就代替了这些小烦闷。幸好,我们驻扎在天坛公园,让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和机会观赏这里所能观赏到的文物古迹,体察一下文明古都丰富的文化遗产。
        天坛公园位于北京tiananmen的东南。始建于明成祖永乐十八年(公元1420年),原名“天地坛”,是明清两代皇帝祭祀天地之神的地方,明嘉靖九年(公元1530年)在北京北郊另建祭祀地神的地坛,此处就专为祭祀上天和祈求丰收的场所,并改名为“天坛”。坛域北呈圆形,南为方形,寓意“天圆地方”。四周环筑坛墙两道,把全坛分为内坛、外坛两部分,总面积273公顷,主要建筑集中于内坛。内坛以墙分为南北两部。北为“祈谷坛”,用于春季祈祷丰年,中心建筑是祈年殿,每年皇帝都在这里举行祭天仪式,祈祷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祈年殿呈圆形,直径32米,高38米,是三重檐亭式圆殿,宝顶鎏金,碧蓝琉璃瓦盖顶;殿内九龙藻井极其精致,富丽堂皇,光彩夺目。大殿结构十分独特,不用大梁和长檩,檐顶以柱和枋桷承重,中央的四根立柱高19.2米,代表一年中的四季,外围两排各有12根柱子,分别代表十二月和十二时辰。大殿建于高6米的三层汉白玉石台上,使大殿产生出高耸云端的巍峨气势。天坛南为“圜丘坛”,专门用于“冬至”日祭天,中心建筑是一巨大的圆形石台,名“圜丘“。两坛之间以一长360米,高出地面的甬道——丹陛桥相连,共同形成一条南北长1200米的天坛建筑轴线,两侧为大面积古柏林。公园内还有皇乾殿、皇穹宇、斋宫、无梁殿、长廊、双环万寿亭、还青回音壁、三音石、七星石等名胜古迹。那时公园里一切说明、介绍等文字材料都已作为四旧扫除了,而且大部分建筑都已封闭保护,只能在外面观其大概,很多知识还是文革以后故地重游时获取的。记得最使我们感兴趣的是天坛里的回音壁和三音石,回音壁是皇穹宇的围墙,高3.72米,厚0.9米,直径61.5米,周长193.2米。言传如果一个人站在东配殿的墙下面朝北墙轻声说话,而另一个人站在西配殿的墙下面朝北墙轻声说话,两个人把耳朵靠近墙,即可清楚地听见远在另一端的对方的声音,而且说话的声音回音悠长。三音石又称三才石,比喻“天、地、人”三才,位于皇穹宇殿门外的轴线甬路上。从殿基须弥座开始的第一、第二和第三块铺路的条型石板就是三音石。如果你站在石上拍一下手,能听到三次回声,遗憾的是不少人挤围在回音壁下伫耳聆听,也曾在三音石上喊破喉咙,均未能感受到所传言的效果,过后细想也释然,回音壁、三音石皆因建造暗合了声学的传声原理,通过声波的规则折射产生的回音,方现“人间偶语,天闻若雷”的神奇,而人众纷杂,吵闹不堪,失去清静环境,自然是缄口无语罗。
        因为口袋里有了点钱,我也伺机上街几次,好不容易进京,连首都街道是何等模样都不知,岂不冤哉!其实也就是瞎溜瞎转,最感兴趣的是排队买毛主席像章,像章如现在一元钱的钢币那么大,八分钱一个,每人限购二枚,买到手后嫌不够,再去排队,一天下来能排到三次买六个,不过,这足足有一公里长的队伍居然秩序井然没人中间“插队”。大家都自觉的一个挨着一个排着队慢慢移动脚步,虔诚的等候“请”回毛主席像章。当时的人就这样,不去逛名胜古迹却跑到北京一次一次重复排队买起毛主席的像章,现在回想那支自觉的购买队伍确实让人不可思议,是什么力量促使着这个无人管理的排队秩序呢?我至今无解!
    


 

 

 返回目录                            接下篇 39毛主席接见
 

49 大幕落下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