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远去的足迹

 
 
 

日志

 
 

《公园》萧红  

2010-12-11 12:43:30|  分类: 名文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园》萧红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公 园
     萧红
  
  树叶摇摇曳曳地挂满了池边。一个半胖的人走在桥上,他是一个报社的编辑。
  “你们来多久啦?”他一看到我们两个在长石凳上就说。
  “多幸福,象你们多幸福,两个人逛逛公园……”
  “坐在这里吧。”郎华招呼他。
  我很快地让一个位置。但他没有坐,他的鞋底无意地踢撞着石子,身边的树叶让他扯掉两片。他更烦恼了,比前些日子看见他更有点两样。
  “你忙吗?稿子多不多?”
  “忙什么!一天到晚就是那一点事,发下稿去就完,连大样子也不看。忙什么,忙着幻想!”
  “什么信!那……一点意思也没有,恋爱对于胆小的人是一种刑罚。”
  让他坐下,他故意不坐下;没有人让他,他自己会坐下。
  于是他又用手拔着脚下的短草。他满脸似乎蒙着灰色。
  “要恋爱,那就大大方方地恋爱,何必受罪?”郎华摇一下头。
  一个小信封,小得有些神秘意味的,从他的口袋里拔出来,拔着蝴蝶或是什么会飞的虫儿一样,他要把那信给郎华看,结果只是他自己把头歪了歪,那信又放进了衣袋。
  “爱情是苦的呢,是甜的?我还没有爱她,对不对?家里来信说我母亲死了那天,我失眠了一夜,可是第二天就恢复了。为什么她……她使我不安会整天,整夜?才通信两个礼拜,我觉得我的头发也脱落了不少,嘴上的小胡也增多了。”
  当我们站起要离开公园时,又来一个熟人:“我烦忧啊!
  我烦忧啊!”象唱着一般说。
  我和郎华踏上木桥了,回头望时,那小树丛中的人影也象对那个新来的人说:
  “我烦忧啊!我烦忧啊!”
  我每天早晨看报,先看文艺栏。这一天,有编者的说话:
  摩登女子的口红,我看正相同于“血”。资产阶级的小姐们怎样活着的?不是吃血活着吗?不能否认,那是个鲜明的标记。人涂着人的“血”在嘴上,那是污浊的嘴,嘴上带着血腥和血色,那是污浊的标记。
  我心中很佩服他,因为他来得很干脆。我一面读报,一面走到院子里去,晒一晒清晨的太阳。汪林也在读报。
  “汪林,起得很早!”
  “你看,这一段,什么小姐不小姐,‘血’不‘血’的!这骂人的是谁?”
  那天郎华把他做编辑的朋友领到家里来,是带着酒和菜回来的。郎华说他朋友的女友到别处去进大学了。于是喝酒,我是帮闲喝,郎华是劝朋友。至于被劝的那个朋友呢?他嘴里哼着京调哼得很难听。
  和我们的窗子相对的是汪林的窗子。里面胡琴响了。那是汪林拉的胡琴。
  天气开始热了,趁着太阳还没走到正空,汪林在窗下长凳上洗衣服。编辑朋友来了,郎华不在家,他就在院心里来回走转,可是郎华还没有回来。
  “自己洗衣服,很热吧!”
  “洗得干净。”汪林手里拿着肥皂答他。
  郎华还不回来,他走了。 
 

喜欢的博客信纸(边框系列)--印痕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