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远去的足迹

 
 
 

日志

 
 

《神游中南海》周沙尘  

2010-12-18 14:11:47|  分类: 名文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Welcome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Divider

 

神游中南海
       周沙尘
  
  在北京故宫西侧,有一片联绵的天然水泊。清朝朝廷的内官称为西海子,又称太液池。这片水泊很早就分为南、中、北三段,名曰“三海”。据乾隆时御制《悦心殿漫题》说,“液池只是一湖水,明季相沿三海分”。足证三海的名儿形成已很久远了。三海水域的划分:瀛台以南,新华门以北,称为南海;勤政殿以北,万善堂以南为中海;西苑门内水闸,为中海、南海的分界。承光殿以北,五龙亭以南为北海,金鳌玉栋桥为中海、北海的分界。它的水源出自玉泉山,从德胜门流入。
  由于三海这一带有着小山、水池等自然条件,辽代的统治者就选择这里作为游玩的地方。那时的北海称为“瑶屿”。金代,北海已成了帝王的离宫。宫殿、园苑等建筑物已不在少数。到了元代,在新建大都的同时,就把辽、金时代的郊外三海地区,变成了属于宫殿内部的一处帝王禁苑,水泊赐名“太液池”,并对三海进行了大规模挖掘。挖出的土,堆积成了景山。山成,海也就宽大了,水面南北长2公里,东西宽200米,成为北京内城一处最大的风景区。
  三海称西苑是从明、清时代开始的,当时三海地区在两代王朝的皇宫之西。明永乐十五年(公元1417年)改建皇城,把元代的故宫包括在内,西苑就成了皇城西半部风景优美的皇家园林。
  太液晴涵一镜开,溶溶漾漾自天来。
  光浮雪练明全阀,影带晴虹绕玉台。
  萍藻摇风仍荡漾,龟鱼向日共徘徊。
  蓬莱尺尺沧演下,瑞气因缦接上台。
  杨荣的这首七律《太液晴波》,写绝了明代西苑风光。水波荡漾的三海,平舒在紫禁城的西面,宫殿城楼和山光水色融为一体,令人感到无限开阔。到了清代,三海更臻完善。中海和南海现存的古迹名胜,大多是清代遗存下来的。
  清朝覆灭以后,中南海曾一度辟为公园,供市民游览。现在团属中共中央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所在地,只有南海的主体景物区对外开放,一部分暂时用于办公的地方,则不对外开放。北海公园是北京城内最大的一处公共游览场所,早为人们所熟悉,本文不拟介绍。专对中、南海的文物古迹,风景名胜作些介绍,以供读者神游。
  南海
  南海南门即新华门,它的旧址是宝月楼。相传它是乾隆皇帝为香妃(即容妃)筑的“望乡楼”。楼七楹,轩敞巍峨,极其华丽。香妃是回族,新疆喀什人。乾隆为了博得她的欢心,还在宝月楼南面,仿照回族风格,饬工建造市街和清真寺,叫回子营,使香妃倚楼南望,如见故乡,以慰藉她的愁思。民国初年,楼下开了一道门,叫新华门,袁世凯的总统府招牌就挂在这里,这一带被划为总统府的范围,并在此演出“帝制”丑剧。
  现在游南海,南长街幻号有处便门可以入内。前行数十米,北面水中有一亭子,内有流水九曲,时而有声,故名“流水音”。
  从“流水音”往西去,就到了清代建筑的勤政殿,是光绪皇帝听政的地方。袁世凯住到这里后,又改建成西式的大礼堂,作为接见外国宾客的地方。
  从勤政殿前面折向南行,过一半曲石桥、就到了瀛台,明代称南台,亦名超台。三面临水,像个半岛。向上仰望,奇峰峭壁,黄宫碧宇飘渺于山林泉石之间,像一座海中仙岛,故得名瀛台。过桥后,上一个四十六级的花岗石台阶,就到了主景区南台。台上现存建筑物是清顺治、康熙年间(公元1644~1722年)改建、扩建的。
  主体建筑自北而南有翔驾阁,阁北向,为南台正门。门内西配殿叫瑞耀楼,东配殿叫样辉楼,南为涵元门。门内这组四合院,是由南面的主殿涵元殿、西面的庆云殿、东面的景星殿和涵元门组成的。与主殿并列的左有藻韵楼,右为绮思楼。香衣殿在楼的南面,殿上有楼名蓬莱阁。殿内设有茶座,临海品茗,知足常乐。阁前有一奇石,高2.7米,是一块木化石。有诗句咏其事:“谁知三径石,本是六朝松。”奇石左右均为花池,前为水面,迎薰亭建在海中,以石桥和台岸相连。亭与新华门内的影壁相对。亭内石刻众多,内容一色是为封建统治者歌功颂德的。“……迹久泥深花最稠,西池原在帝王州”。乾隆这两句诗,恰好说明皇权拥有者的踌躇满志。
  在翔驾阁两侧还有一些景物,东有镜光、仞鱼两亭,迤南为待月轩。轩后有朝南的补桐书屋,朝北的随安室,靠北的藻韵楼后面是湛虚楼,楼酉有一座舞台,名叫“八韵克谐”。最往北为长春书屋,屋后有石笋,上刻乾隆书写的“插笏”两字。它和藻韵楼的石笋,同为人工所造,并非天然溶岩。
  人字柳碑位于瀛台的西北岸。据说,乾隆年间,此处有柳树一株,一日狂风袭来,树干倾斜,一枝倒垂着地,有人取它的一根枝条插在地上作为支撑,日久成活,与本株成人字形,因而得名。乾隆深感奇异,为它立了这座石碑,并作赋为序。序说:“西苑南液池北岸,有人字柳者,数百年以上物也。”
  至此,流台造景均已概述。“瀛台”两字,为顺治帝亲笔题额。乾隆曾作瀛台记,描写瀛台宛如海中蓬莱。瀛台是清皇室游览、避暑之地,康熙、乾隆曾在此“听政”、“赐安”。公元1898年维新变法失败后,光绪帝被慈禧幽禁于此。光绪三十四年(公元1908年)他死在涵元殿。民国初年,袁世凯安排副总统黎元洪在此居住。解放后,国务院有关部门曾在此举办过内部小型工业展览会。公元1975年进行过一次大的修缮。至今,殿阁楼亭,曲廊过门,无不金碧辉煌。
  从瀛台过桥回到北部往西不远就到了“丰泽园”。这里面有为皇帝开辟的一块“自留地”,不多不少一亩三分,名叫“演耕地”。清代定制,每岁仲春亥日,皇帝就要到先农坛祭祀农神,行礼完毕,还要亲自扶犁耕地,做做样子,以表示对农业生产的重视。“演耕地”就是皇帝去先农坛祭祀农神之前,先在宫中进行演耕的土地。据《翁同龠日记》载,他在光绪十四年(公元1888年)二月二十七日,参加过“演耕”。他记下了那天的情形:“已正一刻,驾至黄幄,少坐”,然后光绪帝脱下长褂,由户部郎中嵩申进犁,顺天府尹高万鹏进鞭,户部侍郎孙贻经提筐,翁同龠本人播种,另有老农二人牵牛,御前侍卫戈什扶犁,“凡四推回返”,预演宣告了事。然后,光绪帝回到特为预耕搭起的黄幄内饮茶、小坐,回官。
  这架犁,一经皇帝龙手一碰,也就非同凡品,涂上一层“皇威”色彩,迄今仍陈列在故宫大殿中。
  毛主席故居也在“丰泽园”里面,旧称“丰泽园”西八所,是一个北京传统的四合院。毛主席住的是北房,五开间,西面的两间现陈列毛主席的日用遗物,东面三间是办公室和卧室。写字台、毛巾被、拖鞋等遗物,都按原样陈列。此处清朝称“菊香书屋”。
  “丰泽园”西面有“荷风蕙露亭”。南面正门额石上镌刻“静谷”两字,门内有一株连理柏。两旁有对联。上联:“胜赏奇云岩,万象总输奇秀。”下联:“青阴留竹柏,四时不改茏葱。”这对“丰泽园”区的描写,可谓恰到好处。
  上述南海主景区已对外开放,凭票游览。我去游览那天,人流不息地走来走去,充满着欢乐!有的漫步海岸,有的在湖上划船,笑语声不绝于耳!
  南海现未开放的还有两景值得一提。海晏堂位于三海的中央,是西式建筑。据《北京宫苑名胜》考称,它是慈禧建筑用来款待女宾的。堂中几榻,都是巴黎生产,模仿路易十五所用家具的式样。袁世凯窃国后,改名居仁堂,常在此会客。民国十六年(公元1927年),张作霖自称大元帅时,曾用它作“帅府”。这一组建筑中的延寿斋、福寿轩、延庆楼、福禄居等,都是民国年间新建的。曹锟任总统时,在延庆楼办公,直奉军阀混战后,他又被冯玉祥囚禁在这座楼内。
  南海地区还有著名石刻“柏梁作”诗十号。十号,即十方刻石,上面有诗和诗序。四面环水,缭绕如带的V字廊今已不存,在它南面的用纯汉白玉石砌成的“石室”,仍不失为珍贵古迹。石室内原有一个金匾,故俗称“石室金匾”。公元1914年袁世凯密谋修改“大总统选举法”,进行窃国,曾将三个候选人的名字,预先写好,藏在金匾内,到期启封,再由钦定的国会议员从那三人中,选出其中一人为“大总统”。
  到南海游览印象最深的是到处古木参天,前人赞美它“翡翠层楼浮树抄,芙蓉小殿出波心”。但细检园容,惟独没有榆树。据说是因为公元1883年那年树上生了虫子。一天慈禧经过榆林,有条虫子掉在她的衣襟上,螫了她的手,她一气之下,便令人把那些百年古榆一伐而尽。从此南海就没有榆树了。
  中海
  从勤政殿北行,直到福华门是中海西岸的陆地范围。中海原有不少殿阁楼台,建国三十年来,又建了一批现代化建筑。但都不对外开放,只有怀仁堂有时接待首都少年儿童参观。
  怀仁堂是中海的重要建筑。它的旧址早先叫“仪銮殿”,是被八国联军放火烧掉的。慈禧逃难回京以后,用了五百多万元银洋,在“仪銮殿”的废墟上建了一座佛照楼。有首宫词说:“天半灯摇紫电流,玲珑殿阁仿欧洲;却因一炬西人火,化出繁华佛照楼。”咏的就是此事。民国初年,佛照楼改名怀仁堂,国务院、摄政内阁、北平政分会扩大会议,都曾在这里办公。袁世凯死后灵枢曾停在堂内。新中国成立后,这里专作会场,如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会议和最高国务会议等重要会议都在此召开。堂前陈列的文物很多,有兽首人身铜像12座和景泰蓝铜狮、纪念碑以及牛、虎、龙、蛇等12属相。
  中海的西北岸,还有一座重要建筑,叫“紫光阁”,又名“平台”,是明武宗朱厚照观看操演射击的地方,台高数丈,后面有凌云阁。清代沿其旧制,并在殿内悬挂历代功臣像。每年农历正月十九日,皇帝来此设功臣宴,大宴群臣。阁内珍藏有地图、绘画等珍贵文物。解放后,阁亦完整,内部藏品幸存。
  中海东北岸也有不少名胜和著名建筑。
  蕉园,又名椒园。系明代崇智殿的旧址。由西苑门沿中海东岸北行,两旁槐柳苍翠,果木荫森,十步一搂,五步一阁,观赏不尽,穷极奢丽。清乾隆年间,蕉园是小内监读书的地方。每年上元节(即农历七月十五日)又在此举行“孟兰盆会”。入夜,无数河灯,浮放水面,瀛台海面,北海水心,灯光万点,随流漂荡,蔚为奇观。
  万善殿在蕉园以北的万善门内,早先叫蕉园,是清顺治年间改的名,殿额为“普渡蕉航”。大殿供奉三大士及十八罗汉。殿后供南海观音像。后殿名千佛殿,中有檀香塔,塔形八方七级,据说是明代的遗物。殿内各楼馆藏有不少帝君像、佛像和神像等,均属艺术上品。龙王堂有塑像十七尊。系江湖、河海诸龙王,更富神奇色彩。乐善堂集御制咏蕉园诗云:
  冰床声里过长湖,远岸人行似画图;
  雪覆蕉园松突兀,云生古殿路虚无。
  南临太液风铃语,北望琼华塔影孤;
  屐齿几番游历处,空林已听噪归乌。
  时届仲冬,而中海地区依旧生机盎然。
  出蕉园东门北行,经过巩山、最池,再西进入篱门,通过一条幽径就到了水云榭。
  水云榭,即水中凉亭,也是中海的主要建筑,位于万善殿的西门外,环境优美,云霞倒映水面,小亭宛在云水之中,故而得名。亭中立有大石碣一方,上刻乾隆手书:“太液秋风”,昔日为燕京八景之一。
  秋天,风依然那样轻柔。它吹拂着中南海海滨千万条低垂的柳丝,袅袅飘摇;它吹拂着中南海的郁郁葱葱的林木,如欢似唱。我的思绪中又浮现慈禧砍尽伐绝榆树的故事,愿罪孽深重的历史人物永远成为过去!愿中南海的参天大树,永远枝繁叶茂,花香果硕,兴旺发达。

  摘自: 《科学通报》1981年第10期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评论这张
 
阅读(3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