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远去的足迹

 
 
 

日志

 
 

《西望嘉峪关》古清生  

2010-12-08 14:43:24|  分类: 名文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望嘉峪关》古清生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西望嘉峪关
       古清生
  
  一
  离开嘉峪雄关已经是很久了,很久了,世俗生活的奔波使人疲惫,困顿,使人在茫茫人海中沉浮,生命的颜色蒙尘,精神被挤压在俗世的低压空间,令人疼痛不已。然而,在今宵的月光下,京都白昼的喧嚣退潮以后,那久别的嘉峪雄关渐渐向我泊来,它挟着大漠雄风,飞沙走石,摇动绝响的驼铃,嘉峪雄关呵,原来在那久长的时间里,你并没有从我的生命中离去,而我也没有在俗世中最后地沉沦。我从一种迷茫的状态中游离出来,披上悄然的月光踏上漫漫的丝绸之路。
  嘉峪关,它在长城的西端,沿着长城的遗迹,沿着曾经有过的丝绸之路,穿越大戈壁苍凉的旷野,在骆驼刺和红柳的风景中挺进,一路叩问茫茫的戈壁滩,茫茫的岁月,一部我无法解读的大书,我终将会迷失在那里,在雄关镇守的时间空间。关于嘉峪关,我知道我无法逃避,我逾越不了那道历史的关口,正如我不能抵达它的当初。时光在细微的晚风中逝去,我注入月华的思绪朝着西部飘移。那荒凉已久的雄关,你将镇守什么?年年月月长吹的大风,怎么能吹走我的渴慕?人生不过数十年,在生命的旅程中,结识一座雄关,确令我增加了非凡的阅历。
  那一年的八月,我风尘扑扑而来,怀着兴奋不已的心情登临嘉峪雄关。在城墙的垛口上,我极目八方,无际的戈壁滩一任我的思想奔驰。这里曾经燃起过烽烟么?我想。那烽烟是如何地燃起呢?那戍兵,是如何地执起长矛和利箭呢?这一切,我都无法真实地把握,我只是遥望大戈壁,遥望那已远的时光,我仿佛看见铁马金戈从那个岁月里如潮地涌来。
  我一再拒绝去考证,我并不喜欢一个真实的历史故事,在生命中,一个戍率和一个将军又有什么区别呢?或者,一个唐朝和宋朝又有什么区别呢?我只是想到,嘉峪雄关,在那么久长的岁月留传下来,它镇守在西部,黄河以西,祁连以远,是这么凝重地重叠在我们的精神之上。到了今天,二十世纪最后的日子也即将逝去,新的世纪已经临近,嘉峪雄关,已经成为一个文化的关口,它锁不住我的思想流烟。
  但我还是触触碰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便是建筑这座雄关的过程,据称建筑这座雄关,只多出一块城砖,这一块砖使嘉峪雄关增添了神秘的氛围,增添了历史的传奇。这一块砖使我诱发了对以往的追忆。我抚着这一块城砖,它的沉重,还是让我感觉到风云流不去的份量。因而这个故事,竟是使一块砖比一座雄关更具有份量。因此我无法判定,我来到嘉峪雄关,是要看清整个的关口,还是要带走这一块砖的记忆。
  大戈壁的长风一再吹来,我站在嘉峪雄关的时候,我只抚到了一片现代的云,它在我的头顶漂泊,它纯净而多变,抚去的只是我心头的积尘。我怎样才能把我心中的一腔话语告诉给嘉峪关呵,你千年的镇守,却也没能够锁住岁月流逝,雄关以酉,是我大漠的疆土。更没锁住,我一颗穿越大戈壁的心。向西、向酉,我的游牧的民族,骆驼和马匹,无际的宽阔令我迷失。我的心在马匹踏响的回音里飞扬,芨芨草、骆驼刺和红柳,大戈壁的颜色,覆盖住我的干年的荒芜。
   然而,我仍然喜欢上这样一座雄关。你使历史有了一个真实的具像,一代代人又把你风雨剥蚀的痕迹修葺,试图将岁月的创口抚平。这是多么良好的心愿,可我宁愿看到一种破败,正如我们不能把青铜器镀铬一样,我们对历史不要进行人为的修饰。我 们应该从一种破败中得到对历史的追思,对漂泊已久的年号,用不着去把它翻新。嘉峪雄关,你只能是历史的长河中的一个桥头,一个堡垒,一个永远不会消逝的航标。而这样一条河,是一条无名河,波涛远去的时候,我们在沉积的沙滩上,只能找到一些思绪的片段。因而在那一年的八月,我登上嘉峪雄关的时候,我的思想猛然地推向了千年以远,我有一种并不确切的感知,我的想象超出了一座古代的长城的关口,我似乎得到一种召示,一个人和一个民族,总有牵挂得疼痛的过去。
  大戈壁是一个旱海,它承托的是我生命的航船。我的驼铃并不比远古更清脆,但我的姿势,却要比先祖更具有进取的力度。也许,我应该在一个历史学家的指导下温习一下长城史,以便让我知道关于嘉峪雄关的典故,还有那些叱咤风云的人物。也许我应该与那些孜孜不倦地做着学问的学者一道,把一个已经遥远的事件译作今天的童话。可是,我不能够,我只想站在嘉峪雄关上,抒发一下我的内心积淀已久的感情,我漂泊得苦的精神,我不愿在此久驻。我西望嘉峪雄关,不是退却,不是为逝去已久的生命进行现代的祭奠,我是要通过西望寻找一种心情,在宽阔无边的大戈壁滩,我最要找到的是一种雄性的一往无前的自信,一种大气,一种大义凛然和义无返顾。
  所以,我面对嘉峪雄关,不要什么考证,也不要什么人物的故事,更不要什么患得患失,从一种破败中走出来,那辉煌我当要记取,但要记住那辉煌其实已经远去,烟云飘散,以往不再。嘉峪雄关,永远是一部前人写就的大书,它耸立在长城的最西端,绵延千年。今天,在京华的月夜,我的精神浮升,漫游八方。我在现代的风云中一再打量,我渴望突破私小的围困,因而我一次次西望嘉峪雄关,因为它是一座永远的雄性戈壁之上的关口,当我拒绝温情和小小的俗世的纠葛的时候,当我为一些平庸之至的名利奔走的时候,西望嘉峪关,最易令我警醒,并在梦游般的遥望中让灵魂得以全新的提升,从而不再沉溺于俗世之水。
  嘉峪雄关呵,我永远的雄关,你矗立在西部,矗立在我大戈壁一般宽阔无边的心灵广野。我只要在俗世弥漫的烟雨里望一眼你,我便有了无限晴朗的天空。 
 

喜欢的博客信纸(边框系列)--印痕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