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远去的足迹

 
 
 

日志

 
 

怀念老厂长  

2010-07-02 15:51:42|  分类: 原创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偶然机会,朋友告诉我毛巾厂老季厂长去世了,惊闻不禁愕然。前不久我还和妻子相约准备抽时间去看望他老人家,始料未及,竟成遗憾。虽然八十多岁的老人离世,也算得是顺其自然,但季老是我最尊敬和感谢的人,可以说和季厂长共事的那些日子,是我一生之中工作最愉悦的时期,想到他的默然而去,一股酸楚之感悄悄爬上鼻尖,思绪将我带回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
       第一次见到季厂长,是在企业跨行转厂之际。由于公安盐厂原料来源问题,上级决定将盐厂改建为毛巾生产企业。我们这群从农村返城,招进工厂就一直和熬锅、铁耙、盐锹打交道的知青,突然要从盐化工转到纺织复制品行业,别说陌生,简直就是一窍不通,技术设备缺乏,专业人才空白,原盐厂的家当除供电、供气设备和几间房屋外,一无所有,万事皆得从头而来。上级领导给我们制定了一个目标,必须在半年内拿出毛巾产品,向国庆三十周年献厚礼。那个年月似乎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土建工程、设备采购安装和人员外出技术培训两套方案同时紧锣密鼓的敲打起来,后来虽然如期拿出了产品,但在品种质量、批量生产方面仍存在很多困难。于是主管局决定从基层企业抽调一名有经验的干部来充实和加强毛巾厂的领导。季厂长就是在这时被委于重托,走马上任的。
       记得那是个秋冬时节,我到厂长办公室开会,见会议桌前坐着一个身材不高的老头,穿着棉衣,戴着呢帽,手里拎着一个黑色塑料提包,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轻纺局领导向大家介绍说这就是刚从江陵县毛巾厂调来的季玉杰同志,其实对于老季我们早就闻其大名,只是未曾谋面,他原是郝穴毛巾厂书记兼厂长,凭借他的领导才能,带领一班人白手起家,使得不足两百人的乡镇小厂雄居于湖北省针棉织复制品行业,产品畅销国内外市场,特别是提花类产品闻名遐迩。
       季厂长不仅带来丰富的的工作经验和良好的工作作风,还带来一批德艺双馨的上海工人老师傅,在这些精兵良将的传帮带领下,很快使我们新办毛巾厂的管理和生产上升了一个新的台阶。在建厂和试生产的日子里,我始终觉得和季厂长一起工作是种学习和享受,我从他身上学到很多可贵、终身受用的东西。
       季厂长是个非常敬业和谦谨的人,当时毛巾厂地处江南偏僻的农村,生活条件艰苦,交通十分不便,季厂长身体不好,他不让厂里为他提供特殊的照顾,一间陋室,一个煤油炉解决自己的饮食起居,为此我经常寻借口带上点酒菜找上门和季老小酌几口试图改善他的生活,因而没少受到老季的批评。季厂长家中有个体弱的老伴,而毛巾厂离沙市市区很远,还要渡船过江,只能在周末休息日步行或骑车往返回家照顾,江南乡村的道路崎岖,天晴倒罢,遇到风雨,一片泥泞就得遭罪。有个场景至今在我脑海里未曾淡忘,一个雨后的清晨,陡峭的堤坡上跌跌撞撞走下一个人,扛着辆脱了链条的自行车,浑身上下沾满泥浆,走近一看,原来是回厂的老季,我抱怨说天气不好你老就不应该来,他爽朗笑着说:“耽搁工作那可不行,我这身老骨头还经得起摔打哟!”望着季厂长不服老的模样,担心之余一种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生活如此,对待工作老季更是一丝不苟,严肃认真。季厂长有种特殊的工作方式,他平时很少坐在办公室里,总是在厂房、车间里转悠,能在第一时间了解职工的思想动态,发现和掌握生产现场出现的问题。他对我说:不能当甩手干部,不能做外行领导。要精通业务,要和工人打成一片。在他的鼓励下,我努力从基础工作做起,在生产第一线摸爬滚打,熟练掌握了几十道毛巾生产技术工艺,有些工序甚至可以上岗顶班操作,没有辜负季老的期望。
       后来,我当上技术副厂长,不久后又被任命为厂长,老季退居到二线做起我的副手,工作身份的互换让我忐忑不安,又是他给了我极大的支持和帮助。论年龄老季可做我父亲,在他面前我觉得自己永远是个小学生,而在工作上他又是我的良师益友。他提醒我:身为一把手,身先士卒的优良传统不可丢,要爱岗敬业,但也不能事必躬亲,应该学会用人,学会管理,企业人财物,产供销,必须心中有数,运筹帷幄方能无往不胜!有段时间,我启用了一些年轻人担任车间科室干部,不久就传出我拉班结派,搞小团体主义的不实议论,甚至反映到上级领导机关,给我工作带来巨大压力。面对我情绪波动,季厂长对我说:什么拉帮结派?少听那些屁话,只要是为了工作,出于公心,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我看团结同志,启用能人,攥紧一班子骨干力量为毛巾厂建功立业,未必不是件好事!正是由于老季在身后作后盾,为我撑腰,排除干扰,我积极慎重地处理人际关系,推行改革方案,既为年轻人提供了一个施展才能的舞台,又为企业干部队伍增添新鲜血液,全厂上下呈现出一片生机勃勃的局面,我的所作所为也得到多数人的理解和认可。
       几年后,季厂长到了退休年龄,他人回家心却仍然牵挂着企业,时刻关心厂里的生产发展和经济效益,经常给我们提出一些有益的建议。后来我也被调离了毛巾厂,渐渐和季老少了联系。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商海沉浮,为业所累,不觉淡化了对老厂长的关心和问候。
       老季厂长“德高望重”,在企业干部群众中口碑极好。他是个好人!但老天却不恭!季厂长的晚年并不幸福,他尽管参加工作时间很早,由于一直在乡镇基层工作,只是作为一名企业干部退休,不能享受公务员、机关干部待遇,退休金仅仅几百元,生活拮据,经济困难,而且没有自己固定的住所,一直借住在毛巾厂在沙市租用的一间办事处里,更令人伤心的是他最心爱的儿子在一次变故中弃二老而去,老季忍受着老来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伤痛和孤独。还听人说,季老是在养老院里度过了自己的余生。想起我没能在他老人家最需要人帮助的时候,给予老人关心和安抚,甚至未能在老人远行后赶去送上一程,至今心中仍感到阵阵不安和内疚。逝者如斯,故人西行,如今,无言的心痛只能化作送往天堂的祝福!
       人总归都是要死的,我不为逝者悲伤,唯有怀念之情驱之不去。有这样一种说法:有的人活着,被人遗忘,有的人死去,却被人记着,季老属于后一种人。我想每个曾在毛巾厂工作的干部职工,都会记得住这位曾为企业呕心沥血、无私奉献、忠诚正直、可敬可亲的老人!
   

返回目录

 
     

回博客首页 二十四气节歌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二十四气节歌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