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远去的足迹

 
 
 

日志

 
 

老街觅踪  

2011-04-18 11:51:45|  分类: 原创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是不是渐老的缘故,我常爱在曾经去过的地方驻足,不论是景物依旧还是面貌全非,总是努力寻觅昨日的依稀,那是一种过去不曾有过的感动……
        与昔日相比,沙市可真是变了大模样。随着城市改造建设,旧居大规模的拆迁,一幢幢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当年密密麻麻的老街旧巷已经在这个城市的快速发展进程中,被无情的挤压和湮灭,逐渐为一堆堆钢筋水泥筑成的建筑物覆盖,除了那些老一辈人熟悉的名称依然留在渐行渐远的记忆中外,古老的沙埠名城风貌已坦然无存。
        作为土生土长老沙市人的我,也许是一种怀旧情结的驱使,那日我背起相机,带着许多温馨,许多情怀,许多美好,穿过闹市从东往西一路去寻觅那曾经熟悉又日渐模糊的老街踪迹。
        说起沙市老街没有人会不知道胜利街的,凹凸不平的青石板路,窄窄的街巷里,青砖、木门的老屋一家连着一家,小巷四通八达,店铺一个接一个,多是经营一些诸如钱庄、绸缎庄、药铺、纸蜡鞭香等老生意,历史上是沙市最繁荣的地段,也是现在城区唯一还保存有一些明清古建筑的老街。历史上,这里除了店铺林立、商贸繁荣,也是官宦之家、书香门第定居的所在。不少名人故居和旅寓都坐落在这个街区。如屈原故宅(江渎宫)、杜甫旅居过的杜甫巷、张大千和张善子旅居过的“宝训堂朱”、文化名人余上沅、社会活动家邓裕志、医界名家邓述微的故居“邓家老屋”等等。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胜利街东头的青龙观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原青龙台一带 

        胜利街东段末还较完善了保留着一灰色建筑——青龙观。流传很早以前,流经现在沙市境内有一条河,叫龙门河。河里有一条青龙,经常兴妖作怪, 祸害生灵。龙门河与长江相通,每逢洪水季节,长江水涨,河水倒灌,龙借水势,水助龙威, 闹得整个江汉平原都不得安宁。当地老百姓害怕青龙发怒,在龙门河口筑起了“青龙台”,台上修了个"青龙观"。当然如今我们所见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罢了。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胜利街东段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胜利街西段

        如今胜利街已没有旧时风貌,尽管街型依旧,但两旁的建筑和小巷在现代建筑的包围下,让你再也找不到过去古朴的感觉,虽然当街摆着一些商摊,生意却不甚兴旺,老人们争相提着炉子在巷口生火,小街上炊烟袅袅,不少门前摆起一桌桌麻将,一些男女嬉笑着打麻将。偶尔有农民工模样的人艰难地踏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载着满满的货物经过,车轮在青石板上咿咿呀呀……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大赛巷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梅台巷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杜工巷

        沙市杜工巷,原名杜甫巷,清代定为今名。相传当年杜甫离川乘船抵江陵,时遇安史之乱刚刚平息,吐蕃又从北方入侵,京城长安岌岌可危,杜甫北归不得,只好在江陵住了下来。其寓居处即今沙市之杜工部巷。因杜甫曾充当过剑南节度使严武的幕府参谋校检工部员外郎,习称杜工部,故名。邑人讹为都府巷、豆腐巷。这里曾经市井繁盛,店铺林立,人流如梭,热闹异常。往日繁华,如今已荡然无存,唯觉清冷而已。

         当年沙市最大的中药铺——“恒春茂”,是胜利街的一张名片,它创办于清同治九年(1870年),算起来已有13年的历史,比周边的铺面要大、要气派,生意红火。上世纪30年代前后,“恒春茂”几乎垄断了湘鄂西一带所有的中药业务,那时不仅是本地人、连许多周边县市的人都纷纷慕名而来,每天都是排队才能买到药,在荆州一带更有“抓不到药就到恒春茂去抓”之说。遗憾的是现已拆毁,这座百年老店连同曾名遐荆楚的“九十铺”旺街一起消失在沙市版图中。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贯穿胜利街和民主街的回澜巷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与胜利街东段毗邻的民主街尚完好的保存着一条青石板路,倚门而坐的老者和远去的行人令老街有了几分久远的味道,街的尽头可望见巍立的文星楼。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文星楼

         文星楼位于沙市区民主街沿江大道南侧,紧傍荆江大堤,清同治三年(公元1864年)重建。文星楼为亭阁式建筑,砖木结构,高约15米,楼四周成正方形,边长约10米,阁门上刻“文星楼”三字,楼后有“同治甲子年夏季月重立”的题刻,楼下正殿有奎星神像。整座建筑精巧玲珑风格别具。文星楼是科举时代莘莘学子们祈求神灵保举和如愿之后叩谢神恩的场所。传说上天主宰文道的星宿为二十八宿之一的奎星。旧时读书人为求科举仕途顺畅亨通,每年春秋两季应考之前,必来此虔诚拜谒奎星,祈求保佑;有幸及第者,亦必再来叩奎星的在天之灵。如今这座古老建筑虽被列为沙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依然缺乏维护,门庭封闭,剥墙破扉,任江风侵蚀,默默矗立在此,向世人诉说昔日的辉煌和神圣。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已破损的文星楼正门

        走上江堤西去便是过去沙市人俗称的“洋码头”,这里有座由英商于民国18年(1929年)动工兴建的沙市打包厂。令人称奇的是,在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雨之后,那厂区竟还完整地保持着当年的格局,两栋主楼的灰砖墙、铸铁落水管、窗扇上的压花玻璃、楼梯扶手上的铁花都依然如故;那座供公司大佬们办公用的小楼也还呈现着当年的原貌,那深红色的水刷石地面、厚重的木制格花门窗、外墙上凸出的精美花饰都散发着历史的气息。城市大规模的旧城改造和人们乱搭乱建的破坏似乎放过了这个地方,这可能是老天要让这座历史性的建筑时时来提醒这座城市的人们:这里曾经是城市现代工业文明的诞生地,这里曾经是全城相当一部分市民赖以生存的饭碗。岁月沧桑,物是人非,如今这里再也看不到全城最健壮的男人和最能吃苦的女人忙碌的身影,听不见机器的轰鸣声,沙市打包厂早已不再打包,而是变成了堆放干果的一个交易市场。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昔日打包厂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厂旁通往江边的一条路

        作为沙市商业发展的起点,沿江的一座座码头曾经是城市的骄傲。但是随着交通方式的改变和经济社会的多元化发展,港口经济逐渐衰退。当年繁华的沙市码头如今是一片破败景象,到处是参差不齐的房子,混杂的港区作业环境。在空中随意拉扯而织起的电线“蜘蛛网”,各种垃圾随处堆放,臭气熏天,有些居民还将一些垃圾直接丢入了江中。谷码头干货市场内,小摊贩们将门店外延,已经让过道变得十分狭窄。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沙市六码头

       临江靠水,过去沙市人大都乘船出行,老沙市人都一定会记得当年船码头人头簇簇,迎来送往的热闹景象。午夜江面到客船响起的汽笛似乎还在回响,而不知何时客轮客运停航,原来的售票厅、候船室已改成了商铺,随着高速公路、铁路交通的发展,曾经辉煌的沙市港已经逐渐淡出了人们的生活。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沿江路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临江的大慈巷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原船码头一带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汽车轮渡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轮船客渡

        人们谈起沙市的过去时,无不例外的会想到中山路。中山路曾是沙市最繁华的商业中心,由于紧临长江,这里也是沙市埠头文化的标志性地段。公元前七世纪,楚文王迁都于郢,沙市就成为了楚都的外巷,特别是清末和民国初期,沙市更是成为湖北中部货物和川盐汇总地,曾有“小上海”之称。当时靠近码头的中山路就是最为繁华的一条街,街道两侧分布着全市大部分的商埠、银楼和外资银行,后来就逐渐演变成了一条纯商业性质的街道,与此相匹配的是各种百货店、旅社、酒楼多达150多家。
         如今的中山路已经是今非昔比,一落千丈了,衰落无比。中山路不仅不见往日繁荣的商业场景,而且已经路不成路,一条完整的中山路被几年前修建的现代化的沙隆达广场“一刀两段”。中山路东段在几年前被政府斥巨资拆掉,老主顾们被安排走,欲打造成沙市又一个繁华商业圈。当时,该街被称为“江汉平原第一街”,一楼黄金地段商铺很快就被抢购一空。不料2006年真正“开街”之后,这条一度被冀望成为荆州市唯一商业核心的步行街门可罗雀,业主血本无归,地段严重贬值。
        各色出租车、小货车、三轮车、板车和自行车在街上肆意穿行,街道两边是数十间门窗紧锁的商铺,有的店门上写着“门面招租”,有的则“全场低价处理”,更多的是把门的铁将军也开始布满锈迹。
        为了尽可能减少损失,很多业主已把当初准备10多万1年租金的商铺,忍痛转为五金、灯饰、手机维修、皮肤科性病等门面,月租一般在1千到2千之间。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原与中山中路连通的高家巷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青杨巷里一处革命遗址

        如今步行街上保存有一幢石栏围簇的老建筑——沙市老邮局。光绪二十三年1897,清政府将沙市武昌宜昌列为湖北三个一等邮局。沙市邮局建造选址白杨巷,借鉴了西方,又有中国特色, 当时属国内一流。1940年6月8日,沙市沦陷,邮政楼被日军侵占。敌司令两角尾浦将司令部设在楼上。邮件包裹房当作厨房,局长寝室和职员宿舍成了日军营房。内部设施遭到严重破坏,凡铜质材料,都被拆卸一空。1945年9月,沙市光复,邮局整修,楼房基本恢复原貌。解放后,邮政大楼一直充作中山路邮电支局。2006年,中山路改造步行街,许多老建筑惨遭灭顶之灾,老邮局可能因其资质太深侥幸免于拆毁,但为了与步行街所谓的欧式风格保持一致,被粗暴地加以油漆涂抹,欲改衰翁成姹女,但陈旧的窗棂,怀旧的建筑格调却没掩饰住它的年龄。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步行街上保留的老邮局

   走在灰黑色的中山路西段老街,一幢三层的红色建筑吸引了我的注意。那曾是老沙市最气派、最时尚的最高建筑——兴建于1929年的“老天宝”银楼,它属于中式牌坊与欧式哥特建筑的混合体,是我国近代(清末民初)具有代表性的建筑遗存。建筑各层门窗两侧多有装饰性圆柱。门楣、窗楣均有装饰图案。现在改成酒楼经营,楼顶仅存留两座方形宝塔楼,原中间的圆形圆顶塔楼已不见踪影。但依然不失风采,像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头向来来往往的人们诉说着当年的门庭若市。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位于中山路西段老天宝                      天宝相邻的一幢老楼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原中山路西段

        与东段相比,中山路西段可要破败的多,暂新的楚天明珠楼盘跟低矮破旧的中山路西段形成鲜明对比,要知道,20世纪80年代以前沙市便河铁栏杆到大湾这一截的可是中山路最繁华地段,稍有点老价值的如中心百货,老字号酒楼好公道、人民电影院、毛家巷、新华书店、汉剧院都不复存在。只有一些杂乱的铺店和穿梭而过摩托车,少有的行人。呈现出沙市从辉煌到没落的缩影。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原好公道酒楼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毛家巷口的老新华书店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面目全非的毛家巷子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曾经闻名的显容照相馆

        凡四五十岁的沙市人不会不记得便河铁栏杆吧!在老便河桥南面有一条上中山路的斜坡,为防下雨下雪时走路打滑道路两边装有铁栏杆,沙市人称做“铁栏杆”,那一片曾经是沙市人中心活动区。后修建沙隆达广场,这一带进行了大规模的拆迁,近几年广场东西两侧又大举房地产开发,加之老城区的改造和翻新,这里许多老街道和老巷子都随之消亡,像巡司巷利农饭店、人民剧场京剧团、龙堂寺、觉楼街、月亮街、凤台坊、长春巷、望亭巷、孝子巷、瑶草巷、群治巷……,已被广场和商住楼群吞噬占据。如今我们虽然有了个环境优美、设施齐全,集城市文化休闲娱乐为一体的沙隆达广场,但这个城市的巷子文化,码头文化,水文化和饮食文化确日益淡化和消失。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凤台坊一带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正在进行中大规模的拆迁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文庙巷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富阳巷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与中山路西段并行的崇文街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武宣巷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惠工街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在沙市区西侧有一条曾经与中山路一样驰名的老街——解放路,追索至民国时期其称三民路。这条路从沙市大弯处起,西至三岔路天桥迎喜街止,也曾经是商铺林立,商贾往来频繁之地,我在网上找到一张老照片可见其规模并不逊于中山路。只因沙市商业圈逐步向中山路、北京路西移,这里才变得萧条起来,但依然民居繁多,是一处保存相对完好的历史文化街区。

               民国时期的三民路(今沙市解放路)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沙市大弯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解放路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五一路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建造在解放路江堤上的荆江分洪工程纪念亭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忠诚街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青莲巷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解放路尾天桥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沙市区境内居住着汉、回、土、满等27个民族,汉族人口占绝大多数。少数民族聚居区主要在解放路街道办事处辖区的迎喜街、纯正街、三岔路一带。走过解放路天桥便是回民一条街迎喜街。街内设伊斯兰教活动场所,建有阿拉伯风格的清真寺。



 

 

 

 

 

 

迎喜街上的一颗古树花繁叶茂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回民一条街(远处绿顶建筑清真寺)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纯正街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纯正街一角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我儿时记忆中迎喜街一带好像称迎喜门,曾建有金龙寺,庙前街中心有几丈高铁铸桅杆两根,上攀金龙,精细活腾,栩栩如生,外筑丈高石栏围护。抗战时期日寇曾欲将之铸化未果,后毁于文革破四旧运动。如今走在这条街上,再也无法找寻觅半点痕迹。

 

 

 

 

 

曾经耸立的金龙寺桅杆(取自署名为冷善远文章《衰败了的古荆州》中的历史照片)

 

 

 

         花费了近一天的时间,我结束了对老街旧踪的寻觅,对于沙市城区的巨大变化,我似乎没有多少惊奇和喜悦,反而被一种失落和惜憾的情绪所困惑,这座城市在我眼中变得有些陌生,犹如游子漂泊多年归至,有种找不到家的感觉。我知道,社会的发展,时代的进步,新旧交替,我们曾经拥有甚至值得骄傲的东西会渐渐从历史舞台中退出,这是不争的事实。但不代表我们就可以把它遗忘,而对那些老街的回忆,不仅仅是那些承载岁月和历史的实物,我想更多是一种传统文化、地域标识,是诚信、正直、勤劳、朴实的老街精神,这恰恰是最宝贵、最不该变的东西。
        对城市建设发展中的一些必然,个人认为有些东西是不应该毁坏和丢失的。也许是利益驱动,一年前城区内最后一座古建筑,位于沙市区江汉南路东侧的江渎宫被拆毁,这里曾是我国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的故居和写作咏读的地方,其不朽名著《天问》就是在这里问世的。熟不知楼市新政下外地投资者又一次“抢滩”荆州,瞄准了这一风水宝地,江渎宫刚被作为荆州旅游景点推介尚未见效,如今它却在起吊机和推土机的轰鸣声中坍塌。
        我又想起我台湾阿叔经常提到沙市“刺柱”,那是一段不该被忘记的的苦难和历史耻辱的见证。大约十年前,也因开发楼盘征地,“刺柱”被毁,至今再无人提起。

老街觅踪 - 山中虎 - 寻找远去的足迹

刺柱最后的身影(还是水泥复制品)

 
    有人说沙市是一座没有记忆的的城市。突然明白,为什么老街觅踪带给我的是那种别样的感受!
 

了解沙市的历史,请点击

http://xjxn2.blog.163.com/album/#m=1&aid=117989250&p=1

走进历史煙尘中的沙市

返回目录

 
       

回博客首页 山中虎博园 山中虎博园

  评论这张
 
阅读(190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