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远去的足迹

 
 
 

日志

 
 

46 血腥的代价  

2011-06-07 22:44:59|  分类: 自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接 45 毛泽东思想宣传队

 

 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期有许多运动口号,“文攻武卫”是其中最为祸国殃民的的口号之一。1967年由于军队的介入,武汉强势造反派组成的“工人总部”和保守派成立组织的“百万雄师”矛盾加剧。7月中旬,周恩来率中央军事机关代表李作鹏和杨成武、文革小组成员王力及谢富治亲往武汉,试图解决危机,会中毛泽东及周恩来批评陈再道取缔“工人总部”之举,指示立即恢复该组织的一切权益,毛泽东强调对立两派应联合起来,没有对任何一方做出惩处。会后王力和谢富治向武汉的中共党员传达会议结果时,确批评“百万雄师”,并对造反派组织予以强烈认同。结果触发了“百万雄师”代表冲击两人下榻的宾馆,卫戍部队一群士兵更抓走了王力,且施以武力惩罚。周恩来获悉后亲到武汉救人,而且利用海空军力夺回武汉的控制权,史称武汉“7.20事件”。 翌日,江青接见河南群众组织“二七公社”代表时,提出文攻武卫口号,随即《文汇报》公开发表,后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通知,并要求各地保护群众组织,这是一个有中央最高机构认可进行全国武斗的指令。虽然之前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分别发布了制止打砸抢歪风的“六·六通令”和制止大规模武斗的“七三布告”,对运动还有“要文斗不要武斗”的约束,而此刻提出的“文攻武卫”号召,无疑是在干柴上撒上了火星,将中国的动乱升级到了武装冲突阶段!
        对于文化大革命运动我一直是怀着对一种对毛主席无限热爱的虔诚心理和年轻人狂热的政治热情参与其中。但发展到“文攻武卫”阶段,使我逐渐产生了反感和疑惑。从词义上讲,文攻指口诛笔伐,武卫指用武力捍卫,应该先有“文攻”然后才能“武卫”,可是在落实的过程就完全走了样。变成了没有“文攻”只有“武卫”了,再后来“武卫”干脆就变成了“武攻”。
        镜头转向我的家乡,此时的荆沙地区,经过运动的反反复复,文革初期由各单位党组织的所谓“保皇组织”烟消云散后,市内各造反组织纷纷标榜自己“最革命”的,观点的不同而迅速分解重组对立,钢新两派群众之间的相互争头成了运动的主战,而切愈演愈烈,“势不两立”的两派组织,已不能满足于唇枪舌剑的“大辩论”,由剑拔弩张的对峙,发展为街头巷尾的械斗。加上有了“文攻武卫”号召,逐步升级的武斗从此拉开了序幕。
        一九六七年八月三十一日,我想我的家乡人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腥风血雨的日子。
        “8.31事件”是一场受北京红卫兵、武汉造反派头头蛊惑,为武汉两大派组织直接插手组织策划,继武汉“7.20事件” 之后对湖北武斗局势产生了较大影响,并改变了荆沙地区两派的对立格局的大型系列武斗事件。
        荆州和沙市两地为历史文化悠久,民风慷慨剽悍的故楚王城之地。荆州又名江陵,为全国第一批历史文化名城,当时是专署所在地,沙市为地辖市。沙市市区与荆州城相距仅7公里,两地相连。
        “七"二0”事件后,在林彪、江青一伙“支持左派”的鼓噪下,湖北省刮起了“以钢派为核心”,“钢化全湖北”的风潮。两大派纷纷向全省扩充势力。武汉“三钢”和“三司革联”,以及北京驻汉的“清华井冈山”、“北航红旗”、“地院东方红”重返荆沙,加速了荆沙地区两派组织迅速分裂。一时形成“钢派”坐大,蓄意要铲除对立派的声势。而面对“新派”的竭力抵抗,“钢派”是老账新帐一起算,提出:“三月旧恨未消,八月新仇又来。”“踏平‘三、四、五、向(指“三中红旗”、“四物红卫”、“五普东方红”、“向阳红旗”四个组织)’,打倒康三婊子(指走康有为改良道路的“三新”),镇压反革命”等复仇和穷兵黩武口号。“新派”也不甘示弱,针锋相对发起反击,提出:“打倒卖国贼独裁者蒋介石,打倒窃国大盗袁世凯(指“钢派”)”,“六七月的腥风血雨爷们顶住了,八九月的妖风又有何哉”等含沙射影的挑衅性口号。由此,两派组织不断发生“肉搏战”和持械武斗。
        8月12,“钢派”经请示武汉“钢工总”头头朱洪霞、胡厚民同意,沙市成立“沙工总”,组织建立了武斗专业队“钢工总沙市警备司令部”,口号是“用枪杆子镇压*****和社会渣滓、牛鬼蛇神的破坏捣乱,保卫无产阶级专政”,扬言“武力剿灭”对立派。
        在军队“犯错”失势,造反派横冲直撞情况下,冲击军事机关,抢夺武器弹药事件,也一时成为风气。从7月24日至8月底,荆沙地区就发生抢劫武器弹药事件二十多起,两派争先恐后地抢劫了荆州军分区、沙市市人武部、荆州县人武部、荆州公安处、第三监狱、昌湖水上派出所、荆江分洪警卫部队、江北、芩河农场驻军等十多个单位的大批武器。仅7月24日、8月7日、9月3日三次抢枪事件中,造反组织共抢夺步枪883支,轻重机枪38挺,大炮13门,子弹数十万发。8月13日,还强占了荆州军分区武器仓库,以供其随时取用。与此同时,两派还加紧自制枪支弹药、土炸弹、土炮和梭镖棍棒等武斗器材。在“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口号下,两派加速用枪炮武器等军事装备来加强自己的力量,准备在荆沙地区大打出手,消灭对方。两派组织完成了武斗的军事准备,并建立起各自相应的军事据点。双方大规模武斗已势不可免,一场策划已久的大型武斗在荆沙地区终于打响。
        8月31日,“钢派”以“新派”打死“钢派”战士、荆州师范学生胡仁柱,要为战友报仇为名,向“新派”据点,位于荆州城内闹事区江陵饭店发起进攻,从而拉开了这场大型武斗的序幕。
        这场武斗,有策划,有部署,从8月31日打到9月6日,持续7天之久,由攻打江陵饭店武斗事件、围攻“四物(即国家地质部第四物探大队)”大院之战、荆州城东门伏击战与攻防战、荆州城戒严枪杀事件、沙市炮轰向阳厂事件、荆沙攻占洗劫“五普(即国家地质部第五石油普查大队)”事件等一系列“战役”组成。此后,“新派”逐渐向农村阵地转移,到9月6日,荆州城撤销五门防守为止,该武斗事件即暂时告一段落。
        据有关资料统计,荆沙“八"三一”大武斗,两派共动用武斗人员6600多人,轻重武器四千多件,其中包括大批轻、重机枪和13门大炮,消耗子弹10万发,手榴弹数百发,炮弹137发,损害枪炮千余件。武斗中共打死43人,打伤二百多人,烧毁棉花9010担,损失粮食48000多斤,经济损失四百多万元(按当时物价计算)。
        八月三十一日那天,我正在去学校的路上。之前由于局势日益紧张,街面上不时的驶过一辆辆载满头戴钢盔,高呼口号,荷枪实弹的造反队员的“钢派”车辆,火药味十分浓厚,父母知道我参加的是“新派”组织,阻拦着不让我参加兵团活动,我惦记我的一些伙伴,溜了出来,刚好碰上几个同学,告诉我:“兵团总部已被砸毁,头头们都不知去向,钢派敢死队正在到处抓人,赶快去躲躲吧!”突然听见炮响,路人告诉我,那是在攻打向阳纺织厂新派据点,用迫击炮炮击宝塔。此刻,我心头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感到阵阵悲怆,一股气愤之情和欲伸张正义的狂热驱动,决定与几位战友刷标语抗议血腥野蛮行动。白天不能上街,因“新派”势力已处于劣势,“钢派”人员见到对立派就打就抓,更别说贴标语抗议,大家相约晚上行动。
        深夜,街上空无一人,市民畏惧枪乱早已关门闭户躲在家中不出,我们几个人夹着写好的标语,拎着浆糊桶来到沙市中山路铁栏杆处,平日这里是各派大辩论、集会的中心地方。很快贴好几条标语,沿着滑坡向上,走到坡头拐弯处,猛地和钢工总一支巡逻队大碰头,那帮人看清是贴标语的“敌人”,大呼“抓康老三……向我们扑过来,紧急中我们扔下手中的东西回头就跑,幸亏这一带是我们熟悉的地段,很快就钻进附近一小巷,见来人穷追不舍,便躲到路边一居民小舍院子的篱笆下隐蔽起来。听到动静,屋内亮起灯,“外面是什么声音,是不是抓贼啊?”“肯定又是钢派抓人,少管些闲事”……好像是两口子的对话,接着男主人走出来,站在篱笆墙前小便,我觉得尿液溅到我们身上,但不敢吱声。直到没有了声响,我们才出来,悄悄离开。那天行动我们有一个战友被抓住,被五花大绑架在汽车上被游街,像在白色恐怖年代共产党员一样,他还高声唱着《国际歌》,一副英勇不屈的模样。现在想起是如此的荒谬和好笑,但在当时却感动得我们热泪盈眶。
        “8.31事件”是场全国罕见枪炮大武斗,据说当晚美国之音都做了报道。它不但给荆沙人民带来灾难,也让不少人为此付出生命或代价。他使我认清了一些政治赌徒和流氓的面目。那些自我标榜是受过一定教育,所谓的“知识分子”和“工人阶级”的“造反英雄”们中,没有我敬爱的乡亲,没有我尊敬的师长,也没有我要好的伙伴和同学,一个也没有。他们和我一样善良、朴实,坚守着自己的道德底线。也许曾经是批判现场的成员,曾经是武斗现场的围观者,可他们没有仇恨没有抱怨,不会刀枪相戈与自己的同胞,去践踏和破坏人民的生命财产,哪怕是受蒙蔽也不会去做的。
        从此以后,我对这场运动失去了兴趣,决定和绝大多数人一样,选择做一个逍遥派。与其说打打闹闹,还不如清清静静地去做自己喜欢又不伤害他人的事情。

 

 返回目录                            接下篇 47 逍遥派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