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远去的足迹

 
 
 

日志

 
 

44 特殊的市委常委会议室  

2011-06-07 21:42:05|  分类: 自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上篇  43绝食行动

 初冬的拂晓,原野笼罩着一片迷蒙的浓雾,城市的清晨还沉在朦胧的雾霭中。
         天还未亮,远处隐隐约约地只看得见有几点亮光,像荧光虫一样一闪一闪的。风,阵阵地吹着,毫不留情的树叶纷纷落下,在路面铺上厚厚的一层。
         通往县城的公路上,一支十几人的队伍,擎着一杆战旗,精神抖擞地行进着,尽管天气有了丝丝寒意,但队员们的额头上却都渗出细密的汗珠。
         绝食斗争的胜利,让三中红旗名声大振。很快全市各单位纷纷效仿,甚至邻县的造反组织也上门请我们前去介绍斗争经验,为当地运动助威,今天就是受人之邀,由红旗兵团派出的战斗队徒步前往松滋县城新江口去声援兄弟兵团的革命行动。
         松滋县委礼堂里挤满请愿的人群,据说是县内高中由部分老师与学生组成的“造反组织”,向县委提出“三项要求”:对文革初期提拔的干部、发展的党员和团员、推选进入高一级学校的学生,一律宣布无效。组织成员静坐示威已达十昼夜。见到我们这些来自沙市的红卫兵,在场人员原本狂热的情绪又一次被煽动,掀起一阵欢迎的口号。
         看来,组织者颇有心计,事前早就将县委领导成员集中监管起来,“狭天子以令诸侯”,欲借助群威,逼其就范。也许是前车之鉴,又见外地来人,害怕事态扩大,县委无奈,最终答应了“造反组织”的要求。
松滋之行对于我们而言纯属是凑个热闹,盛名之下,其实难符,不过却给了我们兵团领导一个启发。三中绝食事件后,各单位找市委领导解决问题的更多,市委书记和常委成员东躲西藏,相互推诿,常委会议开不了,什么事情也办不成。这对于“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造反者们来说实在无法容忍。更为加严重的是此刻原市委书记曹野已陷入无数个无组织、无计划的群众揪斗旋流之中,任何群众组织,不论大小,不讲地点,随时都可以发起一场批判会。这种无序的现象,既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也极大地阻碍了地方文革运动向纵深发展。兵团头们决定采取行动,将曹野“政策性保护”起来。
         在一次沙市几大造反兵团联合组织发起揪斗曹野大会(即“二八斗曹”)上。趁着“保守派”组织与大会主持者纠缠混乱之际,三中红旗一支突击队冲上主席台将曹野劫到学校,安顿在教学大楼内,并对社会宣布:凡需找市委领导解决问题者,均可通过本组织联系,处理重大问题的市委常委会议均在“习坎楼”(三中校内一行政大楼)举行。消息即出,全市一片哗然,说好道坏,众所纷纭,同时也遭到一些不同观点的造反组织的谩骂,称“三中红旗”是改良派,并以历史上清廷“变法维新”倡导者康有为冠名,谓之“康派”,“康老三”,视为比“老保”更坏的敌人。
         事实证明,当时这种做法是行之有效的。曹野有了一个相对安定的生活工作环境,由于运动冲击而分散的市委其他领导人自然而然的聚集到他的身边,遇事召开常委会议有了保障。毕竟党的领导不可动摇,市委常委会的决议对于处理和掌握某些人事方面的作用是其他组织不可替代的。
         由于社会混乱无序,政府功能渐近丧失,部分历年精简、退职、下放的人员,人心浮动,开始走访,不少企事业单位,要求复工、复职,补发和增发工资、退职金,还有许多历次运动遗留问题亟待解决,更多的是要求撤换罢免那些大大小小的“还在走着的走资派”。一时校园不复平静,昔日书卷气浓的育人重地成为荆沙地区风云聚会的场所,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兵团安排了几名战士负责曹野的人身安全保卫和饮食起居,合理分配他的工作时,这样的结果是曹野书记没有想到的,在常委会上他讪笑地对委员们说:“还是红卫兵小将厉害,我欲召集大家而不能,大家能坐做到一起,得感谢他们!”在那段特别时期,市委一个个决议从“习坎楼”这个特殊的市委常委会议室下达,一些工厂学校、街道机关不少问题得以解决,对沙市早期运动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一九六七年初上海卷起“一月风暴”,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联名给上海各“造反团体”发出贺电。《红旗》杂志、《人民日报》相继发表社论,表示肯定和支持,这股从上海的夺权刮起的这股全面夺权的妖风,迅速在全国蔓延。随着由上而下出现了各级各类的“夺权运动”,荆沙地区党政领导机构很快名存实亡,人们再也不需要什么领导表态、会议决议。曹野在校园度过了几天安逸的生活,兵团战士待他很好,不但端茶倒水日夜守护,还求医送药无微不至,除一日三餐外,夜晚还给他做宵夜。他对一位名叫红闯的护卫说了一句颇具人性的话:“红卫兵小将啊,谢谢你们对我的照顾,你们对我好,我不会忘记的!”也许那一次次特殊的市委常委会,一段段与造反群众朝夕相处的日子,让这位书记对这场史无前例的运动和揪斗他的群众有了一种别样的认识,以致30年后重新出山工作的他,还被人被人扣上“支持、重用造反派”的帽子。
         我想曹野他应该不会忘记这段经历。

 

 返回目录                                接下篇 45 毛振东思想宣传队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