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远去的足迹

 
 
 

日志

 
 

第四章《知青岁月》之50插队落户  

2012-01-11 16:41:21|  分类: 原创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接 第三章《青春祭》

一切抗争和抱怨都是徒劳的,没等过春节,“红卫兵”集体转制成“知青”的序幕被迅速拉开。
        工宣队、军宣队结伴出动登门动员,甚至父母亲单位都在针对性的对他们进行接受再教育伟大意义的宣传。其实我早从老师的神态中获悉:第一批“光荣名单”上就有我,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因父亲在外地参加公检法系统组织的集训不能回家,只有母亲独自默默地为我离家准备行装,临行的前一夜,我望着中风病瘫在床的奶奶,不敢告诉她真相,想着此去可能再也见不到心爱的奶奶了,从小长大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她的身边,心中不觉一阵阵酸楚,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在母亲轻轻的呼唤声中醒来,发红的眼眶告诉我,母亲又是一夜未眠,匆匆吃完早点,在母亲和三姑妈的陪伴下赶到出发地点。此刻沙市体育场早已人山人海,慷慨激昂的口号声、 震耳欲聋的锣鼓连成一片,醒目的大幅标语下,聚集着一群前来维持秩序的解放军,几十部解放牌大卡车排列待发,我登上属于我的那辆车,车下顿时哭声四起,我怕母亲伤心,劝她回去,母亲依依不舍,三姑妈几乎是嚎啕大哭,我急忙别过身去,不想让她们看见我悲泪欲出的模样。
        广播中传来出发的号令,送行的亲人们却仍在相互拥抱着,在倾诉,在流泪,在诉说着同一个话题:“孩子啊,独自在外要当心,要多来信,别惦念家里。”虽已说过上百次、上千次,可还在绵绵不断地继续着。 
        十点整,在鞭炮和哭叫声中,汽车徐徐地离开了体育场。我们作为首批下乡知青带着快乐、希望,也怀着郁闷和忧伤奔向广阔天地。
        望着渐渐远去的城市,一切喧嚣归于寂静,中途经过几次人车分流,车队远不如初始壮观,大家情绪低落起来,我们意识到了这将是与亲人别离,与自己诞生和成长的城市分手,想着渺茫未知的前途,不少人生出许“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凉,泪水情不自禁地滴落下来……
        行途崎岖,道路颠簸,不到一百公里的距离竟花费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下午两点钟抵达江陵县岑河区观音垱公社知青集结点,一下车就被人像点货一样划零拔堆。现场我看见领队的工宣队员几近乞求的向公社接收领导提出多增加几个人员指标,他们之间讨价还价的对话令我十分悲哀,感觉自己是被当做处理品在交易,以致随后公社举行的所谓欢迎仪式,领导们鼓励和赞扬我们来到农村这个广阔的天地里炼红心,扎根农村闹革命的言词,听起来觉得简直就是对我们一种莫大的讽刺和嘲笑。
        我和其他五个男同学被黄屯一队来人领走。
        尽管当时国家给每个知青下拨了一笔安置费给接受的生产队,我们却被安排到一间破烂的土屋里。
        这是一间被废弃了的用土坯垒成的牛屋,远离社员们群居的茅舍,我们拎着行李站在它的面前,几处断垣残壁之间有几只闲散的鸡,歪着头呆呆地望着眼前几个不速之客。
        推开用破牛车的木板改造的门,环顾四周,房顶是黑的,墙也是黑的,四壁如洗,屋内唯有一个大灶和一张铺着几捆稻草的土床,桌凳一无所有。初次离开家门的我们面对如此简陋的环境,愕然不知所措,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焦灼和对前途的失望涌上心头。
        落户的第一夜,1969年的第一场雪飘飘扬扬降落到广漠无垠的大地,肆虐的北风在屋外的田野上横冲直窜,又从墙缝门洞间钻进来展现它们的威风,仿佛要将我们昔日的威风、荣耀、疯狂和冲动撕得粉碎。风雪整整一夜,我们守着灶台上摆放的一盏昏黄的油灯,卷躯相拥土炕,彻夜未眠……
        晨起大雪堆积,推门不开,眼前早已变成一片冰雪的世界。我们来到在村头小河边砸冰洗漱时,一抹艳绿在眼前闪过,发现厚厚的积雪下竟有一丛小草在峭料的寒风中挺立,我的心灵受到极大地震撼,这不就是我们命运的象征吗,“漫天彻寒锁不住,点点野草绿春风”,多么顽强的生命啊!那一刻起我不再抱怨,不再怯弱。我知道这是历史特意为我们安排了一条弯弯曲曲的崎路,我们这代人的坷坎命运,注定要在在血与泪组成的交响曲中,奏出了我们不屈的战歌,奏出我们苦酸的欢乐……
        由于生产队还没为我们准备妥柴米油盐、锅盘碗灶等生活必需品,让我们先吃派饭,就是挨家挨户到各农户家里轮流用膳,每户一天,生产队统一支付派家米和钱,其实就是一种摊派。
        首先从队长家开始,吃的算不得丰盛,倒是一餐城里吃不到的另一番风味,席间生产队里一些的老人和小孩在门外好奇的观望着我们所谓城市里来的知青,老人穿着土布衣裳抽着呛人的土烟,小孩光着脚板歪着头看,敞着怀给婴儿喂奶的妇女还有两只不停摇晃着尾巴的小狗在房内跑来跑去。
        每天换一家吃饭并不要紧,只是每到饭时,需在住处干等,再说农村吃饭又没有准点,说不定还得走远路。难堪的是到农户家里,生人生面,就为了吃饭,多少会有些不自在。不过没等到派饭吃到头,我所在的知青点很快就解体重组了。
        邻队的知青组由几位同校低届的女生组成,可怜这些平日在家里被父母呵护备至的女孩,突然一下子要面对沉重的体力劳动和生活负担,不知道她们是怎样胆战心惊地度过那乡村第一个风雪夜晚的,反正第二天她们哭着向公社要求安排几个男同学过来壮壮胆,更重要的是能帮她们做些她们无力承担的一些体力活。
        还未离去的带队工宣队员找上门来,希望让我们队重做安排,和我同队的熊大哥年长善良,主动提出去邻队,于是一分为二,他和另一位男同学到女组,我则与剩下的两位男同学重新安排到谷湖大队同三位女同学合组,从此开始了我转辗颠簸的知青生活……

返回目录                            接下篇 51 患难兄妹情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