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远去的足迹

 
 
 

日志

 
 

在住院治疗的日子里  

2016-11-30 11:59:00|  分类: 原创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住在城里,人一过六十五岁的年龄,似乎有许多好处接踵而至。首先乘公交、坐地铁不要钱,再则你到各处旅游景点去转转,出入免费。不过沾沾自喜的同时,内心涌动却是一丝丝无言的心痛和无奈:还来不及将童年的身影在脑海里模糊,懵懂间人就这么快的老了!历史几千年,悠悠万事,各有其运,可人生不过百年,当得了下生死。这种感觉,自我二哥突然离世后愈加强烈。二哥身体一直不错,70未到,说走就走了。真是:孰道生死自有定,料不知莫测风云。
        一次偶然的身体检查,让我加入到冠心病的行列。妻子从医生手里接过一张心电图,曲线反映心肌缺血,建议再做进一步检查。我心想,自己虽然身患糖尿病多年,但通过药物治疗和饮食调理控制尚好,身体也无什么特别的不适,压根没料到和冠心病塔上边。
        冠脉CTI检查结果出来,提示:左侧冠状动脉前降支近端混合斑块形成,管腔重度狭窄,需要立即做支架手术。我急忙向医生追询:我血压一直不高,也无胸痛心闷的感觉,而且刚刚做的心脏彩超也很正常,怎么一下就如此严重?是不是搞错了?能不能不手术或用药物治疗?听完我的疑问,医生拍着诊断胶片,危言耸听:“今天能查出这问题是你的造化!没感觉?没感觉更糟糕!心脏血管堵塞十分凶险,犹如一颗埋在你体内的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爆发,到那时后悔莫及,你就拜拜了!”二话没说,拿起笔就签下入院通知单。
        接下来的程序是几天打针吃药、验血拍片,各种检查接踵而至。看着每天结账单上一千两千元费用的增加,心里变得忐忑不安。而且随着亲朋好友的关心和探视,发表意见观点各异,我和家人在做不做手术的问题上纠结不定。主治医生说上不上支架首先都得接受冠状动脉造影介入手术,再根据造影情况决定下步治疗。
        三天后,我被送进手术室。虽然事前被告知局部麻醉,手术微创,没什么痛苦感觉,但毕竟是要将导管经手腕切口插入桡动脉,送至左、右冠状动脉处探查,难免有些紧张。常言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脱。事到此时,既来则安罢。
        躺在冰冷的手术床上,阵阵寒意袭来,除了手腕麻木外,头脑依然清醒地听凭医生摆弄。随着导管的推进,我感觉好像有一股热流在手臂和胸前游动,侧头望着见身边上方一块液晶屏,里面显示着手术过程内窥动态情景,图像中清晰可见心脏闭合的律动间几束粗细不一的血管像一根根红色的丝带上下漂浮舞动,优美无比。我好生奇怪,在这种时刻我居然会生出如此浪漫的遐想。殊不知我的亲人们正在另一间屋子里与医生进行紧张的对话,在纠结中替我作出抉择。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看着几个医生将一米多长金属导管在我体内进进出出好几个来回,口中不断地报出“球囊充气”“扩展××”“推进后退”以及有关长度直径数据方面的医学词句。我知道这番支架植入无疑了,之前的那些侥幸心理被彻底打破,祸兮福兮?是悲是喜?五味纷陈,一言难尽!
        术后需要24小时监护,不得下地走动。在ICU室我被告知冠脉血管中植入了四根支架。妻子和我大哥介绍当是在手术监控室的情况,说造影结果不容乐观,形势犹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医生赞扬了我妻子的果断,说当时多一分钟的犹豫,就会增加病人的痛苦和危险。面对我过去身体毫无反应结果如此严重的疑惑,妻子向我解释:你的心脏彩超指标正常,并不能说明心脏没问题,好比一台发动机,机器是好的,但管道堵塞,油路出了问题。形象的比喻,惹得医生在一旁翘起拇指,连声“OK!”一直不赞成我做支架的大哥也说:你有根血管堵塞达到90%,看上去怏怏瘪瘪,细细欲断的软管。支架撑开后,周边的血管立即充盈起来,充满活力,真是大开眼界!幸亏得到及时治疗,值得!面对亲人们的安慰和鼓励,我无言以对,唯心存感激!
        我是生平第一次住进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眼前近百平方的室里,住着十几号病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不少重危病人身上插着管,上着呼吸机,每个人床前都有一台生命监护器,黑色屏幕上跳动的绿色荧光波线牵引着各自生死攸关,与他们比较我觉得自己是个侥幸者。
        我的病床旁边的床位,是一对老年夫妇,大爷心脏突然不舒服,老伴陪她住进医院,检查结果后医生建议立即手术,两老想等第二天儿女来决定。看到他们我想起自己的父母,当年父亲病重一直由母亲伴护,我们没能顾得上榻前尽孝,直到父亲离世,留下终身遗憾。
        午夜深沉,睡意模糊中,我突然被一阵急促的呼声惊醒,是我身旁的那位大妈的声音:“医生!医生!快来看看!老头子怎么不出声了,刚才还和我聊了家常,我只是打了个盹……老头子,老头子!你快醒醒啊!”一种不祥的感觉袭来,我似乎听到死神扇动黑色的翅膀在头顶盘旋的声音。重监室顿时紧张忙乱起来,医生护生进进出出,推来各种急救器材,又是注射强心针,又是人工呼吸,末了主治医生翻了翻病人眼皮,拿起听诊器探测了一番,沉痛地告诉大妈:“老人走了,请通知家属吧!”老人惨叫一声,几乎是跪着抱住医生的双腿苦苦哀求:“你们再救救他吧!……”“他的心脏已经破裂,血溢胸腔,我们无力回天!”,医生一脸无奈。大娘站起来,颤巍巍地递过手机,请我帮她打电话,我照着姓名在手机通讯录中找到她的子女,一一通知到他们。须臾,老人儿女们赶到,哭声一片,最令人心酸的是大娘的哭声:“老头子,你16岁就孤身一人来到沙市,风风雨雨我们六十多年的夫妻,吃尽千辛万苦,没享受半点甘甜。刚才你还说快点把病治好,回家给孙孙做好吃的啊!你怎么说走就走,撇下我老婆子一人,叫我怎么活啊!”转身对着儿女哭诉:“我对不住你们,没把你们的爸爸照看好!”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周围的人不忍心去劝慰老人,都为老人这突如其来的生离死别黯伤流泪。
        老人被送走了,监护室一片死寂,大家都没出声,一定都是被死神的无情所震慑。只有几个医生护士在一起小声议论:如果老人当时就同意手术,也许……。世上没有也许,生命就是如此的脆弱,生与死竟在一瞬之间。我突然觉得,这医院,这病房就是人生一个小小的驿站,对有些人来说,它只是个小小的中转驿站,累了困了稍作整休后,又轻装上阵,更英姿爽爽了。可对某些人来说,这样一个人生旅途中的小驿站,却成了人生终点站。想到此,我头脑中像电影蒙太奇一样同时迭闪现出几个镜头:我的二哥和最近几位同事同学的猝死。二哥倒在送孙子上学的校门口;一个好友倒在为老母买早点的路上;一个同事在卫生间洗澡突然而亡;一位同学一夜未醒,与世长辞。他们都走得匆匆,未留下只言半语,留下的只是亲人们的无穷悲痛和伤心。
        几天后,我很庆幸走出了医院这一驿站,签到了那张能让我重新踏上征途的旅行票。可那位大爷、我二哥还有我的那些离去的同事同学,他们再也没有机会和我一样踏上新的旅程了,令我感憾万分。
        至今我离开医院已有三个多月的时间,身体逐渐得到恢复。这次手术治疗,由于妻子坚持使用进口支架,花费了十万余元资金,幸亏有医保,为我减少了一些负担,但自付金额也达到四万四仟多。而续后药物治疗和保养,每月尚还需一笔不菲的费用。然而,金钱可数,生命无价!生命之所以宝贵,那是因为生命是短暂的,而且是不得以金钱方式来透支的。透支生命,与透支经济截然不同,透支经济,风险虽大,但毕竟还有填补偿还的余地或后路,还存有让你偿还或接受别人帮助的机会。而透支生命呢?当你无法用自身的能力去偿还这份透支时,就永远也填补偿还不了,而且其利率极高的,那时就谁也帮不了你!这种透支挪用,等着你的就是死刑,那是一种慢性折磨的极刑。当然,受折磨的不只是你本人,更是折磨那些关爱你的亲人!
        这次的住院治疗给我敲了一次警钟,身患此疾虽不能以迷信一说命中注定,在劫难逃!至少也算是对自己多年的生活习惯和对身体的不重视的一次惩罚,咎由自取,言不为过。
        我之所以将这段经历记录下来。是想告诉大家:人的一生会失去许多,但有三样东西是无法挽留的:生命、时间和爱;你想挽留,却渐行渐远。对任何事,请别说还有时间,毕竟还有拉来不及了这一说。我要感谢我的亲人和我的朋友们,住院治疗的日子里,妻子里里外外的忙碌奔波;大哥不顾自己有病的身体,每天到医院询问我的病情;还有不少同学同事得讯纷纷到医院探望,为我健康祈祷祝福……是他们给了我战胜疾病的信心和力量,让我坦然面对突如其来的病灾。在无比温馨的亲情友情面前,我进一步懂得爱惜自己身体,尊重自己的生命的含义。懂得学会珍惜生命,无疑是在尽一份责任!倘若你不能给你的亲人带来更多的幸福和快乐,那么更不应该给他们增添麻烦,带来痛苦。因为,从实质意义上分析,生命不仅仅只属于自己!你的生命早与你的家人相溶不可分离了。
        所以,在继往的人生日月里,我们与亲人相携为伴,一路同行,且行且珍惜吧!
           
 
                 

回博客首页 山中虎博园 山中虎博园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